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新媒体与价值观--我在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发言

新媒体与价值观--我在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发言

  [前记:下文为我11月19日在浙江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发言。原来题为“新媒体与防火墙”,想实一些,但有朋友指出我所指编辑部与经营部的防火墙,但题目乍听,容易被理解为其他意义的“防火墙”。担心标题歧义,按财新网编辑的意见改为此题。发言后,见不少媒体有报道,担心速记不全,在此发全文。需要说明,因时间和场合关系,许多话题只能点到为止,还希望在有机会的时候求教方家。]

   互联网从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自90年代后期已相当兴盛,此后更是年复一年高潮迭起,势不可挡,必然地中国新闻业提供着巨大的机会,也掀起巨大的挑战。互联网技术的迅速迭代和运营模式的提升,正在解构和重构着新闻机构的组织流程、商业模式,同时,也在冲击和改变媒体组织和媒体从业人员既有的价值体系。

在这样一个变动不拘的时代,新闻人是幸运的,因为新技术可以扩大新闻内容的生产和传播渠道,增加新闻影响的广度、深度和精度,也可以提供更多的商业选择。与此同时,新闻人也是焦虑的,因为新闻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价值正在受到冲击。互联网革命挟商业大潮奔腾而至,如何传承新闻媒体作为时代瞭望者、社会把关人的角色,如何在坚守公共利益的同时,求得商业上的成功与发展,新闻人面对严峻的挑战。选择可能是多样的,因为我们走在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提供的机会丛林之中,或许,许多道路都可以通向成功的明天;选择其实也是单一的,因为在传统的商业模式被颠覆之后,新闻人的使命并没有改变,方向一如既往。所以我们的道路可能格外艰辛。

 一

众所周知,从平面媒体到门户网站,再到社交媒体、移动平台,新闻媒体在互联网时代面对全方位的挑战,新闻内容的生产机制和传播机制,已经出现根本性的变化。

首先,UGC(用户生产内容)的出现、大数据分析工具的普遍应用和O2O的流行,使得新闻生产从单向发布变成众声喧哗,从精英导向转向追逐大众,从专注内容转向设计产品。这一方面使得信息提供更为便捷、定位更为精准和细分,服务功能更为细致,另一方面也出现信息过载、噪音过多的现象;对用户的迎合,导致低俗化抬头乃至风行;版权保护的缺乏,则使得原创媒体难以获得应有的回报,其结果则是新闻生产投入不足,整体质量下降。这虽然是市场的阶段性特征,但其负面影响不容忽视。

其次,新媒体从业人员的角色,正在从记者和编辑向产品经理转变,这对于改善用户体验至关重要。自媒体的大量涌现,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新闻生产环节,降低成本,但基于新闻专业主义的严格把关、客观公正等基本报道原则也受到了挑战。

最后,新闻业的传统价值体系也受到巨大冲击。一方面由于商业压力,一方面由于理念缺失,一些新闻媒体存有对广告客户的非正常保护,甚至出现利用新闻报道进行敲诈的违法犯法行为。近些年发生的“有偿沉默”案件,不仅严重损害市场秩序,挑战法治原则,而且严重破坏新闻业的社会公信力。所有新闻从业人员均应为之痛心。

 二

在互联网时代,仍然需要强调的是,新闻内容绝不仅是普通的商品,更不是市场利益体系中的某一方,它作用于弘扬社会主流价值、矫正流俗积弊,正是体现和维护公众知情权的社会公器。

传统新闻业经过上百年的发展、演变,不仅形成以公信力为核心的价值体系,而且发展出一整套制度保障,比如经营部门与编辑部门的防火墙隔离,评论与事实的严格区分,编辑稿件的多重审核流程——基于此形成的新闻专业主义价值观和操作准则,正是新闻报道客观中立的有效保证。

在主要由报纸、杂志和广播、电视为载体的传统媒体时代,由于传播渠道的有限性,新闻媒体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采取以读者为基础、以广告收入为支撑的商业模式,可以获得很大商业成功。这种当时相当完善的商业模式,有效地支持媒体继续履行其社会责任,也使新闻业蓬勃发展,形成一个大产业、大行业。而在互联网时代,一方面,新闻媒体获得新的传播平台和渠道,影响力大大加强,其承担的社会责任更重大,获得的社会效益也更显著,另一方面,媒体旧有商业模式被改变乃至被颠覆,而新的商业模式远未建立。这使得媒体极易因商业目标放弃社会责任,特别是当商业利益和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媒体可能将商业利益视为首要的、甚至是惟一的选择。这种情形,正是经济学上所说的负的外部性。负外部性倘继续放大,会从根本上伤害新闻媒体行业,也使这个行业丧失立身之本。

 三

消除这种负的外部性迫在眉睫,这关系媒体的使命,也关系这个行业的命运。在这里,观念、理念、价值、号召都不可缺,但更重要的是建立起让新闻业能健康发展的内部与外部的制度保障。关于此,要做的事很多,我仅谈几个最基本的问题。

于媒体而言,我们认为,无论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只要在从事新闻传播,就应当在新闻组织内部建立并且坚持经营部门与编辑部门的防火墙,防止广告商利益影响新闻传播的公共责任。防火墙建立在分工的基础上,必须明确广告部和编辑部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墙,广告销售部门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指挥、左右、影响新闻编辑部门,新闻采编业务必须独立于公司的广告利益。要坚决杜绝所谓的“客户保护名单”。

防火墙是新闻媒体组织的基本制度。在互联网时代,国外有些媒体出现防火墙后移的说法,亦即在编辑、经营销售之间,出现运营部门。运营本来属于经营部,但现在确立为独立部门,然后,墙可以从过去的编辑部到经营部,后移至编辑部、运营部与广告销售部之间。这还处在探索之中。但无论如何,广告不能指挥新闻编辑内容,是铁律。没有动摇。

在坚持防火墙的前提下,还应着眼于提升编采人员的专业能力和道德水准提升,而且取消直接与收入挂钩的商业指标考核。

对于跨越采编经营部门的某些以新技术为驱动的创新探索,应建立合规化管理机制,充分考虑利益冲突防范,防止不当套利。

    在监管者一方,则应积极改善媒体的竞争环境,通过建立优胜劣汰的退出机制,发挥市场调节作用。通过版权保护,鼓励原创,提升行业的普遍质量。通过对有偿新闻、有偿不闻等不法行为的严格查处,净化网络空间,让这个行业能获得比较健康的发展环境,使优质媒体能够获得正当的商业回报。

互联网对于各行各业的重塑和整合,正如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言,是一个“创造性毁灭”的过程。这个过程会非常辉煌也非常痛苦,最后的结果可能是难以想象的。不过,不管整合如何发生,有公信力的、公正平衡的新闻媒体,对于中国社会的健康发展和成功转型,都必不可少的。互联网冲击下的媒体建设,注定是曲折的和充满创造性的,也必然是一个市场调整的漫长过程,很可能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的探索。然而,历史会证明,对于社会责任的坚守,将是新闻媒体最终的生命力和价值所在。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业,才能造福于民众,造福于中国的明天。

 

推荐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