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舒立观察】寻求“以开放促改革”的新契机

【舒立观察】寻求“以开放促改革”的新契机

中国要扩大开放,就不能回避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未来全方位、大力度推进改革方向已明,如何落实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

我们期待有组织的执行力,与此同时,也认为抓住外部契机至关重要。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而在打破固有利益格局的过程中,以开放促改革,是35年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和社会进步的基本经验,也是当前的现实要求。正因此,三中全会公报有关对外开放的论述格外值得关注:“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必须推动对内对外开放相互促进、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加快培育参与和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以开放促改革。要放宽投资准入,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扩大内陆沿边开放。”可谓切中肯綮。

改革史就是一部开放史,即对内开放与对外开放。从国门初启时设立经济特区,到新世纪初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开放已成为改革的主要动力之源,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经济市场化、法治化进程。应该看到,与过去几次开放浪潮相比,国际环境如今已发生了沧桑巨变。世界经济告别了上一轮全球化推动的高增长期,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的深度转型调整期,风险明显增多,全球经济治理面临空前挑战,新一轮国际经济新规则正在酝酿。有研究表明,中国综合开放度在全球仍处于中下水平。中国必须以更大的决心、更大的力度扩大开放。

欲实现这一目标,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是中国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的态度。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官方对其立场已悄然改变,从一度认为其是美国重返亚太地区遏制、围堵中国的工具,态度渐趋积极。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在APEC峰会上表示,中方对任何有利于亚太区域融合的机制安排都持开放态度。我们认为,要在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大背景下来考量TPP。审视其要点,不难发现,它与中国下一步改革的大方向是高度吻合的。中国应该认真研究TPP,适时接触TPP。(参见本刊2011年第45期“舒立观察”《以对WTO的态度对TPP》)

TPP对中国的益处,首先表现在贸易领域。TPP从一开始就决定要采用比WTO更高标准,对包括农产品和工业品在内的99%以上的货物实施零关税,这一水平明显高于中国在这一区域现有的贸易协定的开放程度。由于自贸区的本质是对区内实施保护,对区外存在歧视,如果不加入TPP,中国不可避免地将遭遇贸易替代和转移。按照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测算,按照2007年可比价格,TPP将推高全球贸易量1.1个百分点,拉动GDP增长加快0.2个百分点;使美国贸易提升4.4个百分点,为GDP贡献0.4个百分点;如果中国对其敬而远之,它将导致中国贸易量下滑1个百分点,GDP下降0.2个百分点。这在中国经济步入中高速增长阶段后并非无足轻重。

TPP对中国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其作为下一代贸易协定的高标准对中国改革的牵引作用。

在服务业和投资开放上,TPP采用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方式,并对保证投资争端国际仲裁和法律程序独立性作出规定。这代表了国际投资领域的发展趋势,与中国在上海自贸区的试验、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一致,也符合三中全会提出的“放宽投资准入”,不仅可以“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降低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投资壁垒,还可以促进国内“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创新行政管理方式”。

在竞争政策上,TPP倡导 “竞争中立”,要求东道国制定约束国企的条款,降低国企因享有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而导致的市场扭曲,给私营企业和外国公司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当下中国改革的一大难点就是国企改革。其在市场准入、税收、补贴、融资便利等诸多方面享有特权,使得本应生机勃勃的民营企业生存艰难。TPP并不主张对国企实施私有化,而是要求企业平等竞争。三中全会公报首次明确,“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二者可谓所见略同。

在劳工和环境标准上,TPP也提出了较高要求。这与三中全会提出的“坚持以人为本”“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诉求是相当接近的。

对TPP要点的深入分析,均说明TPP所倡导的原则,与三中全会指明的改革方向并无矛盾。三中全会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由“基础性”提升至“决定性”,TPP诸多原则的实质也正是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坚持双边、多边、区域次区域开放合作,自然包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与TPP可并行不悖。

应当承认,中国在某些方面与TPP的要求还存在较大差距,这并非中国避开TPP的理由,而恰恰是前进的动力。无论中国是否加入TPP、何时加入TPP,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都离不开市场化改革,离不开全方位深度开放。新一届政府施政和三中全会文件均表明,“中国经济升级版”主要包括:要素价格由市场决定;推进国企改革,加强竞争,削减垄断,为不同所有制企业创造更平等的竞争环境;提升劳工、环境、知识产权标准;扩大制造业、服务业的开放力度。与TPP一道,“取法乎上”,改革将获得强大的内外合力。

TPP的本质是“竞争性自由化”,哪个国家在自由化潮流中落败,它就注定不可能在21世纪葆有竞争力。中国应该主动加入TPP谈判,而非徘徊在谈判大门之外,这样才能争取和维护自身权益。如果错失良机,中国将再次成为规则的被动接受者;越晚加入TPP谈判,进程将越发多变漫长。TPP谈判,可伴随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加入这一“高标准的21世纪贸易协定”,将是中国“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重要标志。■

(本文为2013年11月18日出版的财新《新世纪》周刊第44期社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