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一席谈】在新加坡听昂山素季演讲

【一席谈】在新加坡听昂山素季演讲

(2013年9月21日,昂山素季在新加坡峰会发表午间演讲。图为素季与演讲主持人在台上。胡舒立摄 )

她身着一身缅氏淡紫色长裙,在掌声中缓缓走上台。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从会场的大屏幕投影,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长发低束,发带上别着两朵红色的月季花。她站在讲台前,没有过往照片曾见的那种美丽的微笑,神情严肃得有些忧郁,至少在我眼中有些忧郁。

这是昂山素季,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缅甸非暴力提倡民主的政治家。她66年的一生中,有21年间断断续续在军政府的软禁中渡过,在2010年11月13日终于获释。这一切为她赢得了更高的声誉。

2013年9月21日中午,新加坡峰会会场,她来到我们面前。她以纯正的英文进行的演讲开始了,立即抓住了所有在场的人……

(以下为中文译本。英文在此:http://english.caixin.com/2013-10-09/100589243.html

音频节选:http://english.caixin.com/2013-10-12/100591111.html

我非常高今天能作一个亚联盟国代表在会言, 虽然缅甸早在1967年就已成立,但直到1997年才加入ASEAN。1947年,我父亲临终前最后的演讲中他曾提起过建立一个亚洲国家联盟。早在那个时候他就有这样的远见,希望有一天我们所有的亚洲国家能够走到一起,拧成一股绳。缅甸独立之初所坚守的信条在现如今依然适用。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民族团结,如同当初一样。缅甸的独立是通过国内各个主要的民族共同商议共同争取而来的。可以说,如果没有各个民族之间的互相协作支持,绝不会有今天的缅甸。

民族团结之于缅甸有多重要?从我们国家命名问题的敏感程度上就可窥一斑。有些人因为我坚持称呼缅甸为Burma (英国殖民地时期的名字)而不是官方名称Myanmar意见很大。我已经多次解释过了,这是因为国家名称的改动并没有经过人民的同意。而对我来说征求民意是最基本的。如果缅甸真的要成为一个民主国家,首先就要学会如何尊重人民的意志。如果其他人选择Myanmar这个称呼,我其实一点也没有意见,因为民主正意味着选择权。意味着拓宽人们的选择面,让我们中更多的人能够做出更多样的选择。

今天早晨的座谈小组中也谈到了民主的一些其他特质,提到民主的包容性。不过我所说的包容并不是指狭义的包容。我所说的是包容性是能让所有人觉得自己同属一个社会,拥有同样的价值观,最基本的价值观。我们的国家由许多种民族组成,正因如此,缅甸转型的一个前提条件即民族团结。如果缅甸无法将宝贵的民族多样性凝聚起来,化为己用,那么向民主国家转型也就无从谈起了。缅甸最宝贵的财富并是令外界垂涎的自然资源,而是我们丰富的民族资源。

今天早晨也有多人到了未来世界的能源需求。拥许多能源,但是我有宁愿不是这样,在座多人知道,这些能源给缅甸人民带来的不幸与好处几乎不相上下。我希望缅甸将来能靠人力资源强国,而非只依赖自然的馈赠。我希望缅甸的资源来自团结,来自理解,来自建立一个包容的社会,一个重视区别,拥抱多样的社会。

在那些斗的漫长岁月里,各民族党派全国民主盟和其他民主力量予了很大的帮助。很少有人知道,全国民主盟能展至今日的规模少不了各民族党派中盟友的支持。在1990年大选之后我们成了仅剩的缅甸族党派,但是其他民族党派的盟友一直与全国民主联盟风雨同舟。正因如此,我对缅甸未来实现全民族团结充满信心,这并不只是一种希望,一种空想,我们曾经做到过。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诉诸具体的政治方案。

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民族冲突一直是缅甸最严峻的挑战。但是冲突可以化解,也曾经被化解过。过往的成功应当能激励我们在未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族融合。

希望我的党派是一个真正的民主的盟。是当初为缅甸独立而战的一代所希望的,现在也仍然是我们所为之努力的目标。但是这个目标当下还并未实现,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大部分甸的型,都首先从经济层面入手,但我认为民族融合才是重中之重。然恐怕我多政府官员也认为转型是个经济问题。也就是,他在量化“改革”的成果。我认为如果其衡量标准是政府又得到了多少投资,多少援助,那么他们所说的“改革”二字需要打上引号。我认为真正成功的改革取决于整个社会的包容度,要看我是否能在社会展的大方向问题上达成一致,因为改革是长路,需要所有缅甸人一起走。

我父在1947年去世之前曾说过,的国家正于非常艰难境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我们遭到重创,父亲说“只有在别人走路的时候我们大步往前跑,才有可能在20年内让缅甸重新站住脚。”然而我们并没有得到那20年的时间,因为1948年的时候缅甸独立了。20年的时间内,缅甸不停地辗转于各个军事力量统治之间,曾经所取得的一点点成果也渐渐被消弭殆尽了。

政治的力量至关重要。我最近去了匈牙利,波和捷克,在捷克参加了一个关于型中社会的论坛。我有惊无喜地发现讨论NGO,TSO等组织的作用时 ,人们对政治层面只字不提。有的人似乎认为政治是登不了台面,不合身份的,而我认为这样的态度十分危险。没有一个人能说政治的影响是卑微的。 如果我们想要在我们的国家建立成功的民主,所有的公民都必须具有政治意识。他们必须有参与感,他们必须清楚自己的权力,也知晓自己的义务。

现下谈论“责任”一词似乎有些过时,但是我认为这至关重要。谈论精神力量似乎也显得有些过时,不过我相信精神力量,因为它支撑我们度过了将近三十个年头。漫长的民主斗争中,来自平凡老百姓的精神支持无数次鼓舞着我们,将这斗争继续下去。

推荐 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