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舒立观察】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最后一跃

【舒立观察】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最后一跃

尽快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的收益昭然,而风险可控

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提速正当其时。5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九项重点工作,“稳步推出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措施”位列金融改革之首。这两项改革正属于会议所称“已经看准、具备条件、牵一发动全身的改革项目”,如能取得突破,必将对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起到显著的“杠杆性作用”。

作为市场经济中最为重要的资金价格,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取向,自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之时就已明确。经过20余年探索,两项改革均已取得重要进展。目前,货币市场、债券市场、理财产品和境内外币存贷款利率已经实现市场化,央行仅对存款利率上限和贷款利率下限实施管理,且存贷款利率浮动区间进一步扩大。汇率则已经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如今,两项改革的未竟事项均为“硬骨头”:进一步放松并最终放开对存贷款利率的管理,减少以至最终取消央行对汇率形成的干预。

这些关键环节的改革迟迟难以突破,导致资金配置效率不高、调控的有效性下降,已经牵制中国经济质量的提升。2009年以来,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资金面空前宽松,虽然此举有助于带动中国经济较早复苏,却也导致资产价格泡沫和多个行业产能过剩。商业银行大规模放贷,不少项目的商业可行性值得怀疑。这种局面有着复杂的体制性成因,资金成本没有硬约束使得银行“旱涝保收”也是重要原因。

价格工具不成熟,还严重影响货币政策的有效传导和宏观调控的效力。中国央行一直强调数量型和价格型调控工具结合,但数量型工具使用频率更高。在外汇储备持续高增长、流动性泛滥的背景下,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有其必要性。但是,影响货币政策的大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占GDP比重逐年下降,从2007年的10.1%降至2012年的2.6%,外汇储备增速回落。今后应该更为倚重价格工具。况且,各种融资渠道和融资工具不断涌现,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结构中的占比已从2002年的92%降至2012年的52%。央行必须尽快找到能够顺畅传导的价格工具,提高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程度刻不容缓。

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走走停停,至今仍未完成,存在多种原因,除了各部门的利益博弈、各项改革需要一些前提条件,但也受到过度担忧和固有方法论的羁绊。

其一,过于担心改革对微观主体的冲击。其实,2005年汇改表明,企业的适应能力远超政府预期。人民币升值诚然导致一些低附加值的加工贸易企业被淘汰,但是,更多企业实现了技术升级和效率提升,高附加值和产业链高端的研发部门纷纷进入中国。这正是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转型的题中应有之义。

其二,当应对短期困难与中长期改革发生冲突时,倾向于使改革让位于危机应对。2008年7月至2010年6月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几乎重新钉住美元,汇率市场化暂停,即为此种情形。

从30余年的改革历程看,万事俱备的改革时间窗口极难等到。改革大都在危机或风险“倒逼”之下出台。关键是权衡改革的成本与收益,果断抉择。当前,尽快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的收益昭然;风险则是主要发达经济体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全球流动性宽松,汇率改革不排除出现单边升值预期,以及境内外市场利差的存在,可能招致更多“热钱”流入。

更应看到,目前,利率和汇率市场化都面临有利时机。相对温和的通胀水平,有利于推进利率市场化。此时扩大利率波幅,商业银行定价中就有双向压力,利率有上有下,也能避免恶性竞争和大规模存款搬家等短期市场动荡。随着国际收支失衡的改善,人民币升值承受的外部压力有所减轻,此时改革,符合中国决策层强调主动性而非迫于外力的原则。

当然,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并非“一放就灵”,还需要推进其他配套改革,包括尚未被列入今年重点工作的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放宽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和国有银行所有制改革。只有尽快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才能应对利率市场化过程中金融机构可能的倒闭风险,保护存款人权益。放宽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降低国有银行国有股比重,有利于形成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为市场化利率和汇率的形成创造条件。少数几家国有大银行掌握定价权形成的利率,绝非真正的市场价格。

“干一件成一件”,这是决策层新近对改革的期许。继续延宕的理由不难找到,但这将使主动变成被动、渐进变成不进、可控变成任意。经验教训在前,利率汇率改革当“按照明确的时间节点抓紧抓好”。■

(本文为2013年5月13日出版的财新《新世纪》周刊第18期社评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