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餐桌闲话]俄罗斯的“地下室丈夫”

[餐桌闲话]俄罗斯的“地下室丈夫”

财新峰会后的次日,正巧是Benita的生日,我请了她,还有老朋友Jonathan来吃午餐,算是庆生。家常炒菜,鸡汤面,中国式生日饭。

席间谈到俄国与中国。Jonathan是美国人,在中国生活多年,观察了中国的社会转型;现在做俄国的会议组织咨询,交道甚多,深谙俄国人。我问:你们都说中国的问题多,与中共一党专制有关。俄罗斯放弃共产党20年了,为什么也是权大于法、腐败、政府掌控经济、官商勾结这一套?许多人,包括我认识的一些研究比较制度学的经济学家,都觉得俄国和中国的问题相似,而且更严重,为什么呢?

Jonathan说,他觉得主要是俄罗斯没有制度(institution)*建设传统。中国从孙中山开始,就提三民主义,讲究制度,是有传承的。俄国没有。从来是人治,只有20年代有一段时间试想过建立制度,以后就失败了。俄罗斯就是靠人来管,没有制度,则更谈不上法治传统了。

他还说,俄罗斯是一个难于治理的国家(ungovernable),宗教、民族、地区等各种原因,使治理非常困难。所以政治统治者倾向于通过集权来治理。这也增加了人治倾向,使整个国家根本没有制度建设。**

中俄关系是个有趣的话题。我谈到,APEC使我感觉到普京对远东、对亚洲、对中国的重视开始提升。Jonathan说,这只是开始,他们的确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但有个本质性的事,得想清楚。将来俄罗斯最怕的肯定还是中国。因为俄罗斯1.4亿人口中,只有2500万住在亚洲部分,与中国接壤的广阔地带人烟稀少,资源丰富。这与中国人烟稠密、资源稀缺的情况正成对比,所以怕。

我去过海参崴,深知中国比俄罗斯的市场更发达,是他们”怕“的重要原因。不过,Benita还讲了一个”地下室丈夫“的故事。

据说在西伯利来与中国接壤的大片地区,村庄里很盛行招中国女婿。因为俄罗斯女子觉得中国人勤劳、能干、不喝酒,愿意嫁给中国人。需求出现,就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东北男人非法过境,在那里娶妻生子。不过,俄罗斯是有人口管理制度的,所以警察有时会去查各类证件,这时只能让中国丈夫藏在地下室里。久而久之,中国女婿们获得了“地下室丈夫”的称谓。

据她估计,现在西伯利亚乡村的“地下室丈夫”有十几万人。

我问,一个”地下室丈夫“有几个妻子?Benita说,当然是一个啦。Jonathan则补充,在中国肯定还有一个。这就象当年的香港人。

___________________

* Jonation说的instituition,译为制度,不甚准,但只能这样翻译。因为institution不是一般意义的制度,是指广义的制度,包括社会行为规范。

**说俄罗斯没有institution,不如说没有良性制度建设。建议参考读《Why nations fail》,大书,若简要领会,建议看《比较》62期《未来十年的经济学》。文章就是Daron Acemoglu写的,有基本框架。

推荐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