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舒立观察]改革此其时

[舒立观察]改革此其时

新旧交接之际,经济上恰恰出现改革窗口。改与不改,对在任与下任的领导者们的使命感、责任心和执政能力,其实都是重大考验

从经济视角看,中共十八大落幕或许赶上了好时候:经济增长持续低于市场预期的局面正在改变。新近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工业、投资、消费、出口等增长类指标,均连续两月呈现回升态势,中国经济短期下滑之势已经得到遏制。

相较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决策者此次对经济增速下滑的认识更为冷静客观:一方面是容忍度明显提高,对出台新一轮经济刺激措施颇为谨慎;另一方面,在"稳增长"的同时不忘改革,要求"把稳增长与抓改革联系起来"。这是一个好迹象。

需要强调的是,当下经济企稳,绝不意味着改革可以放缓脚步,相反,恰恰是改革提速的契机。继十八大会前一轮人事调整后,经济管理部门一些新领导可能到明年"两会"以后才能逐步到位;新旧交接之际,经济上恰恰出现改革窗口。改与不改,对在任与下任的领导者们的使命感、责任心和执政能力,其实都是重大考验。

30多年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曾有数次重大突破,都是捕捉难得时间窗口的成功范例,最典型者,如1994年前后和世纪之交入世前后的"一揽子改革"。有赖于此,经济改革成为诸项改革中方向最明、进展最快、效果最佳的领域,但迄今远未竞其全功。

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经济结构,自1996年的"九五"计划即提出,至今虽有进展,却仍无实质性突破。其中,如何看待和处理增长与改革的关系,始终是一大挑战。一般来说,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有关各方极易沉浸在突飞猛进的喜悦之中,转方式压力不足;经济下行之时,压力加大但改革成本也显著提升,各级决策者又忌惮于大量企业倒闭、工人失业影响社会稳定,每尝倾向于将旧有政策层层加码。如此,中国经济屡屡错失改革调整良机,两难甚至多难困境加剧,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结构性问题愈发严重。

当前,最重要的是在经济形势转好时,深刻感受到改革的压力。这需要认知力。须知30多年来中国经济得以高速发展,主要来自市场改革红利、人口红利、全球化红利。这些利好如今已接近于释放完毕。当下的经济企稳更多是周期性下滑的结束,但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仍在恶化。若不抓住经济企稳、就业无大碍的机会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步伐,待到下一轮经济波动,中国面对的可能不是下滑而是崩塌。

中共十八大报告十分看重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并将"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列于篇首,直指改革的核心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这是点晴之笔。中国经济终究要从以低成本的要素驱动,转向效率提升和创新驱动。世界各国的经验早已表明,欲求得效率提升和创新驱动的成功,市场主导是惟一选择。中国改革走到今天,政府仍掌握大量资源,在经济活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许多领域甚至有角色不断加重之势。当前,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按十八大报告所指,"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对改革和转型至关重要。

然而,知易行难。目前人们普遍担心,政府的实际政策仍过分着眼短期行为,背离市场经济原则。例如对正处寒冬的光伏产业,倘有传说中"保大弃小"的救援与扶持政策出台,将成政府之手过重的直接体现。这是因为该产业目前的遭际并非市场失灵,而是市场无形之手调整产业的过程。其实,目前产能过剩的光伏、风电设备制造等所谓新兴产业,正是应对金融危机时期政府项目审批部门政策倾斜、引致投资者蜂拥而上的产业。当年以政府之手扶持部分企业搞"政策倾斜",今天以新错补旧错,恶性循环将无止息。在新旧交替之际,应当特别避免此类与改革趋势相违背的短期政策问世,给未来埋下隐患。

在改革方向明确之后,可以预计,近中期的重大经济改革将在企业部门和财税领域展开。财税改革涉及面甚广,不仅与政改相缠绕,而且具有极强的技术性。这需要新一届领导下大功夫,在全面筹划、精心设计后,自上而下推开,近期难有大动作。当前最重要的改革机会当集于企业部门,重心应当是真正放开民间投资。特别是今年以来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新"36条"相关实施细则已悉数出台,如何避免重蹈老"36条"的落实难窘境当成施政重点。真正激活民间投资主体的活力,处于交替期的新老领导当可携手,也有作为空间。

    经济正在企稳,改革时机呈现。在中共最高层换届之后,各个部门、各级政府的人事调整、更替还会依次推开,而新人老人都应牢记改革重任、不可懈怠,因为新的历史已经从2012年的11月15日开始刻写。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