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俄罗斯怎么办会——APEC篇(1)

俄罗斯怎么办会——APEC篇(1)

我终于踏上了这块土壤——海参崴,一个在时区上居然比北京早三小时的地方。

在俄罗斯的远东诸城市中,西伯利亚铁路终点的海参崴位置最为靠南,离中国最近,所以在官名符拉迪沃托斯克之外,有了中国人给的名字。海参崴对中国人早已不再神秘,当年修西伯利亚铁路就使这座城市留下了许多中国人和朝鲜人,百余年前就有四分之一亚裔城市之说。

就在世界各国,当然包括中国人,熙熙攘攘奔往海参崴之时,许多人其实并不知道,这座金三角海海湾半岛上的城市还有个重要近邻:罗斯岛。在过去的150年中,罗斯岛都是俄国的军事基地,这里有许多历史,但对普通俄国人仍是荒辟又有些神秘的地方。今年俄罗斯是APEC峰会的东道主,确定9月海参崴进行首脑会议,地点就在罗斯岛。此前,小岛只有极少居民居住,对外国游人开放,与海参崴用轮渡接连交通。

就是这里。小岛刚刚建起联接大陆的崭新的铁链桥。岛上一个崭新的校区才将落成,正是海参崴远东联邦大学的新校区。校园在一大片山坡上扇面般铺开,高楼错落,阡陌相连,间落满目的碧草青树,回身可见碧海云天。

我们到的时候,远东大学还没正式正式搬迁,新建的校舍就是会场,学生宿舍用于接待来宾。处在假期的大学生们,正是这里的志愿接待人员。与会代表全部免费住进学校宿舍,一人一间内设卫生间的客房,白墙白床清新有致。我乘电梯至7号楼7层702室,竟是个套间,里屋两面是窗,步入拐角阳台,向下正可俯瞰校园全景,远望则是一片海景。

后来在会场碰见几个熟人,有抱怨床硬,有发愁装修味重,惟我心满意足。仅这景色,就可以让人原谅卧室床头竟然没有台灯,也没有房灯开关。

下电梯时,我碰到一位从莫斯科来的俄国人。他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棒极了。他听了很欣慰。他说,十年前来过,不能想象,这里变成了这个样子!

晚上在7号楼一层吃饭,两边未来的学生餐厅,为参会者免费供应丰盛的自助餐。如我过去在俄的感受,伙食甚佳。

据知,中国来了400多人,不少人乘专机而来。无论如何一路周折,到了这里,一律受到招待。

(边参会边写,待续。下图:从我的阳台上俯看看校园一角)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