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舒立观察]埃及:“勋章释兵权”之后

[舒立观察]埃及:“勋章释兵权”之后

(预发下周一财新《新世纪》观察)

惟宪政能保护埃及民主的命运,并使其成为阿拉伯世界真正的民主灯塔
 
       埃及的民主进程终于踏入一个正向的拐点。
       8月12日,埃及首位民选总统穆尔西一纸令下,解除了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SCAF)一批军方将领的职务。军队在埃及政治中有特殊地位。穆巴拉克时代,军方是埃及事实上的第四权力;解放广场革命推翻穆巴拉克政权时,军方选择了放弃穆巴拉克,保住自己的权力;如今,军方则是总统权力的最大制约,却已被许多示威者斥为"革命的叛徒"。
       在采取这一行动前,国际观察家对于61岁的穆尔西本人能否有所作为、如何作为,多在观望之中。即使有着"阿拉伯之春"国家中首位伊斯兰主义总统的背景,6月24日上台的穆尔西还是受到"先天不足""后天受限"的阻碍。
       竞选中,他原本是穆斯林兄弟会主导的自由正义党的"替补队员",在该党主要候选人、副主席沙特尔(Khairat El-Shater)因资质不符退选后才走到台前,且当选票数并不高;埃及军方仍然树大根深,且对总统权力竭尽所能地加以限制;其穆兄会背景,也在世俗选民中引发担忧。
        不过,各方似乎低估了这位南加州大学工程学博士的能力,直到8月。
        8月5日,埃及安全部队在西奈半岛检查站遭遇伊斯兰武装袭击,导致至少16人死亡,多人受伤。此后,西奈半岛安全局势持续恶化。8月8日,穆尔西炒掉了数位国防部高官、情报机构首脑和总统卫队负责人。在当时,这一行动仅仅被视为新总统的果断,但8月12日,他就迈出了更大的一步,解除了埃及军方第一号人物、SCAF主席、担任国防部长达21年之久的坦塔维元帅及其副手、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阿南的职务。军方主要部门、军种的多位首脑也在同一时间被解职。至8月14日,执掌中央军区的罗维尼(Hassan al Roweiny)少将也宣布因"个人原因"退休。
       政治的成功伴随着妥协,穆尔西政府与军方的博弈也不例外。在军队元老被解职的当天,坦塔维获得国家最高荣誉"尼罗河勋章",阿南获得"共和国勋章",二人还被授予"总统顾问"的头衔。此次行动并未削平埃及军方的所有权力。坦塔维的继任希希将军(Abdel Fattah al Sisi)并非改革者或穆斯林;军队仍然保留着对于国家政治的影响力;军方掌握的约占国家GDP10%财富,也未在这次震荡中受到触动。然而,穆尔西此次行动,在埃及民主进程中仍然是重要的进步,这意味着未来埃及减少了军事政变或军人过度干政之忧。
       此次转折,与去年埃及2月革命意义同样重大。穆尔西及其团队再次成为历史的直接推动者。然而,就像无人能预料去年革命的爆发、成功及其后的无尽曲折一样,今天,穆尔西的成功也只是一个起点,通往未来的道路仍然充满不确定因素。特别是未来的埃及改革如何小心翼翼而不失原则地在军队势力范围内挺进,仍会面临一系列挑战。
       在此次博弈中,穆尔西也做好了法律层面的准备:下令取消6月17日军方颁布的宪法补充说明,并公布了扩大总统权力的新宪法说明,即日起生效。根据新宪法说明,如果现有制宪委员会因故不能完成任务,总统将在15天内任命代表社会各阶层的新的制宪委员会。制宪委员会应自建立之日起三个月内完成宪法起草。
        最重大的挑战还在下一步。如果说,过去一年来,埃及民主进程出现了让人兴奋或失望的种种曲折,最终在总统选举中归结为军方与兄弟会的对抗,那么,在迫近的未来,埃及的历史怎样书写,将主要取决于穆尔西和他背后的穆斯林兄弟会一方。部分外部观察家和埃及自由派目前最大的担心,集中于穆尔西阶段性大权独揽的可能后果。有些人甚至认为,军队或许可以成为防止原教旨主义崛起的世俗平衡力量。不过,防止埃及成为下一个伊朗,关键还是靠制度安排。
        当前,埃及民主化的首要任务是制宪。即使多年在军人政权统治下,埃及也维持了形式上的宪政。穆巴拉克倒台,正缘于他试图撕掉宪政最后一层面纱,传位于其子。如今,在"勋章释兵权"之后,穆尔西如何推动新的修宪委员会尽快组成,完成宪法修改并获得全民公决通过,引人关注。在新宪法框架下,建立起广泛代表民意的议会,埃及才能走上代议制民主之路。新宪法应确保一切政治权力源于宪法,并且没有人--不管是总统还是军队,能拥有不受制约的权力。
        只有这样一个宪法至上的政治体制,才能确保埃及民主的命运,并成为阿拉伯世界和中东北非地区真正的民主灯塔。
推荐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