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财新观察]怎么理解证监改革

[财新观察]怎么理解证监改革

(最新一期观察,下周一面市。因在旅途,未能更提前发布,抱歉。希望不算太晚,你仍然关注。)

证券监管积弊颇深,改革既不可懈怠,亦不可能速成

 近来,证券监管改革可谓管急弦繁。4月27日,期货交易手续费大幅下调;4月28日,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指导意见出台;4月29日,深沪交易所主板、中小板退市制度征求意见稿公布;4月30日,沪深证券交易所和中证登公司下调交易费。新举措出台之频密,令人遥想世纪之交的那一轮监管新政,其系统重要性直接关乎中国证券市场的命运。由此,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也收获了热烈好评。

身处改革激情时刻,人们很自然地以“新官上任三把火”来评价这些举措。郭氏本人对此并不认同。两个月前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他明确表示:“我很不赞成新官上任就要烧几把火的说法和做法。这些事都是证监会正在做和将要做的,每一件都没法拖延。”公众自可将此番表态解读为从政智慧,抑或自谦之辞。不过也应当承认,证监会主席并不好当,证券监管积弊颇深,改革既不可懈怠,亦不可能速成。这确实需要主政者格外清醒。市场各方,尤其是中小投资者有权利对监管改革抱有迫切期望,然而,必须意识到改革必然的艰巨性和长期性,因此,预期应当理性。

郭树清履新以来,以较为公开透明、甚少官腔的表态,以一系列改革举措,向市场传达了强烈的改革信念,描绘出较为清晰的改革路径。再加上此前证监会内部雷厉风行的大换岗,证监会的改革决心已然转变成轰轰烈烈的全局性行动。

这些改革举措,提振了投资者对市场长期发展的信心,为下一步改革奠定了基础。然而,改革在大步推进之时,也难免使市场预期过高。事实上,郭树清心中有更宏大的改革蓝图,涉及引导社会储蓄转化为有效投资、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推动创新型国家建设等大主题。借鉴发达国家历史,他提出,企业股本、社会保障、金融体系之间,可以形成密不可分的互相联系和互相支持,以促进经济社会长期繁荣。将这一切落到实处,无疑需要时间、需要经验、也需要坚韧。

证券市场的弊端是多年形成的,革除积弊自然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立竿见影地提振股市行情。但是,不少投资者仍然会片面地以此为标杆,对改革举措做出评判;倘若股指不尽如人意,一些改革的热心支持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可能会产生对改革的逆反情绪。改革者对此应有心理准备。

此外,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仅是中国特定时期权力-资本联盟的一个缩影。股票发行中的利益链条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即便是理应争议较少的查处违规违法行为,也如郭树清所言,遭遇了“地方保护主义”。随着改革的深入,触碰方方面面的利益格局,改革的阻力会越来越大,当前的喝彩者就可能变为诅咒者。

中国证券监管改革也在走渐进式道路,迄今收效并不很大。降低交易所收取的股票交易的手续费率为短期“维稳”之举,但总算赢得了投资者的高度赞同。在存量改革的同时,开辟增量改革的新战场,也有助于破除既有利益共同体。但是,渐进式改革容易滋生新的寻租空间,这已为中国30多年来的改革所证明。

历史同样表明,改革者最严峻的挑战在于自我改革,而决定改革命运的恰恰是这惊险的一跳。当前,此一跳的内容有很多,从主动纠正金融体系的结构性失衡,倡导理性投资,到加强科技创新与资本市场对接;从下大力气培育机构投资者,到依法打击内幕交易的违法犯罪行为,涉及方方面面。不过,改革的重中之重,应是发行制度改革。

证券改革的中心环节发行审批制终将绕不过去。如同郭树清所说,注册制和审核制的实质性差别并不大,在实行注册制的美国,监管机构的有些审查比我们还要严得多、细得多。关键在于如何界定政府监管部门与交易所平台及其他中介机构之间的职能和责任关系。

由此看来,新近发布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征求意见稿虽在技术上着墨不少,却并未彻底解决行政审批问题。而如果现行审批制度不变,就不可能杜绝寻租现象。在新一轮内部大换岗之后,新上任的某些官员经过一段调适,难免与其前任一样,陷入审批的快感和对寻租的享受中去。如果利益受损,他们便会兴风作浪。在这个问题上,更高领导层对改革者的坚定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当前,股市低迷,改革较易推进。改革需要系统性筹划,亦需要注重细节。必要的妥协可以接受,细节中的魔鬼则需要警惕。下一步改革难度必然更大,它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