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胡舒立:非典惊回首|WHO组织联合攻关发现疫病真凶

胡舒立:非典惊回首|WHO组织联合攻关发现疫病真凶

2003年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日内瓦宣布,一种人类过去从未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正是SARS的病原。新病毒被命名为SARS病毒。
 
毫无疑问,新发现归功于全球13个联合行动的实验室。世卫组织称,在全球化时代,这种合作是战胜新疾患的惟一办法。
 
成功确认病原后,中国科学家赶赴日内瓦,全球10个国家地区13个实验室共同规划下一步的科研方略。
 
回首算来,从2002年11月广东出现非典疫情算起,查凶之路走了五个月。
 
从越南发出预警
 
与此次中国武汉出现的新冠肺炎情形完全不一样。当年,中国在SARS问题与世卫组织对接比较慢,或许这是个学习的过程。
 
从可查的记录看,中国从2月11日起,就当时广东出现的非典型肺炎,给世卫组织做过四次简要报告。这种非典型肺炎又称ARS,亦即呼吸急迫综合症。中国的报告称,广东自2002年11月26日起发现一种非典型性肺炎,症状包括发烧、头疼、全身虚弱等,已有305个病例,5例死亡。病情已经得到控制。至20日,报告称,病因可能是衣原体肺炎(chlamydia pneumoniae)。广东地方医疗当局正在做进一步流调。
 
中国的报告,当时并未引起世卫组织太大注意。不过,到了3月中旬,世卫组织宣布,自2月26日以来,已经从全球获悉150例严重呼吸急迫综合症患者,系一种病原不明的严重的非典型肺炎,具有38度以上的高烧、咳嗽、气短等症状,相当一部分发展成重症肺炎,需要呼吸机支持;疾病系呼吸与接触传染,与密切接触有关,且90%系医务人员感染。
 
世卫组织命名这种病为SARS, 3月12日向全球卫生当局报警; 3月15日正式向全世界公开报告。
 
当时,WHO接获的相关报告案例均来自中国境外。首例是2月26日,越南河内,一名来自香港的患者四天内发展成呼吸衰竭,后传染了7名照顾他的医务人员,其本人最终于3月13日在香港去世。至3月15日,越南已经有至少43例病患,死亡两人。香港也在3月12日报告了20名医务人员被感染的消息,此后病患日增,至15日已逾百人。新加坡13日报告3名来自香港的病患,到15日增至16人,新增者均为密切接触者。此外,加拿大在15日已经有7名病患,2人病故,传染源头均指向一名来自香港的病人。泰国、菲律宾也都发现了零星病例,而一位新加坡医务人员从纽约去法兰克福,途中发病,在法兰克福被隔离。
 
所有的病患都能追踪到接触史。世卫组织在3月15日发出警报的同时,就依据已经获得的大量病例样本,着手在相关国家开展流行病调查;世卫专家着手对越南实施救助。WHO在发出警报的当天,并没有提出停止旅行的建议。
 
如上文所述,世卫组织发出SARS警报之后,美国疾控中心(CDC)在第一时间响应。两天后,世卫组织已经建立了全球抗击SARS的合作网络,并组织了有全球9个国家和地区10个实验室参加的联合实验室,着手探寻SARS病原。中国香港当即参加了联合实验室的工作,9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加拿大、法国、德国、日本、荷兰、新加坡、英国、美国和中国香港 。
 
合作网络还着手改进诊断手段,与地方医疗当局研究改进临床治疗。世卫组织在河内与香港的机构密切配合这一行动。
 
世卫组织同时宣布,中国已经提交了一份报告,表示中国11月始自广东的传染病暴发可能与此疾相关,包括300多个病例的情况介绍。中国卫生部同时请求国际支援。
 
联合实验室集结
 
回想起来,这是关键一步:3月19日,世卫组织的联合实验室宣布了初步进展:两家机构已经探知,病原是副粘液家族的一种病毒。这是与所有已知病毒不同的新病毒。研究虽然还处在早期,不过其方向已经与中国CDC的“衣原体说”截然不同——衣原体属于真菌范畴,比较容易对付;而病毒是寄生在细胞之中的非生命形态,对人类的危害要大得多,何况,SARS病毒很可能是一种未知新病毒。
 
19日宣布探知病毒的两家机构,分别来自德国和香港。我们现在非常熟悉的港大教授 管轶,就是那时候进入公众视野的。
 
鉴于联合实验室的病原探寻已经锁定副粘液病毒家族,世卫组织牵头的合作网络在推进研究的同时,又建立了临床诊断和治疗的国际合作系统,由亚欧北美接收大量病患的医院临床医生参加。这个系统每天召开两次电话会议,根据一手资料展开讨论,共享数据和X线图象,共同制定诊疗标准。到3月21日,已经推出一种基于患者血清的诊断测试方法。
 
此时,世卫组织受邀来华,确认中国的病例,并准备提供帮助。国际合作网络抽调了美、澳、英、德专家组成的五人工作组前往北京。
 
3月22日,就在专家组抵华的同时,世卫组织联合实验室宣布,香港大学的科学家已经成功分离出SARS病毒,使测试方法变得非常可靠。当时,疫情仍在国际上蔓延;而且因为SARS恐慌,有些医院已经出现“挤兑”(worried well)。新的发现有助于推行一种迅速确诊的办法,正是当务之急。
 
国际合作进展令人激动。单一机构实验室数月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只要几天就可以突破。联合实验室每天开一次电话会,通一次电邮,实现信息共享。世卫组织乐观地期待着研究的进一步突破。
 
这是世界各国的研究资源聚焦于解决一个问题的范例。本来处于潜在竞争中的科学家们肩并肩作战,一周的进展相当于数月,使人燃起希望,觉得SARS是有可能被遏制的。
 
此时,世卫组织确认的SARS已经遍及13个国家,456起病患,死亡17例。一周前的17日,WHO报警时,SARS在7个国家感染了150名病患。世卫组织仍然不建议限制旅行。
 
中国加入:关键一步
 
3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选派的专家约翰•麦肯齐博士、布莱曼博士、麦克奎尔博士、伊文斯博士、普莱斯尔博士一行飞抵北京。中国政府与国际专家们举行了坦诚的交流。不出意料,中国广东始于11月的“非典型肺炎”被确认为SARS。
 
3月26日时,中国(除香港和台湾)的SARS数字正式公布,为792例,死亡31例。中国提交的数据还显示,其中约30%是医务人员。此后,中国卫生部向WHO通报了北京发现的10起病例及山西省的4起病例。在北京的病例中,有3起死亡。
 
中国的报告使全球SARS总数巨变。起始期前溯至2002年11月16日,总数1323 例,死亡49例。除去中国,当天全球的新增病例只有41 例,主要来自香港。
 
对国内来说,这些信息当时仍然“内外有别”。此前,广东省官方只报告过2月的305例这一数字,并称病情“已基本控制”。卫生部部长张文康此前也对外坚称广东已有效控制。
 
4月2日,中国内地向世卫报告的SARS病例总数已达1190例,46人死亡。
 
当天,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了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决定成立以卫生部部长为组长的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及由国务院副秘书长牵头的部际联席会议,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疫情并开展进一步合作。2日晚,卫生部部长张文康罕见地走进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向国内公众披露了这一数据。
 
事后证明张文康的披露以及后来北京市的披露,因多种原因,仍然与事实有较大差距,那是另一个故事, 我过去写过的博客可以参看。4月20日,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双双去职。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兼任卫生部长,海南省委书记王岐山出任北京市长,从此,中国开始抗疫新阶段。
 
到3月底,中国疾控中心(CDC)坚持的“SARS病原为衣原体”一说,在国内专业领域已经受到全面挑战。一年后,管轶才披露,香港大学的流感实验室早在2月中旬就与钟南山院士签署了联合调查协议,拿到了样本。
 
2月18日,中国CDC公布“衣原体发现”后,钟南山根据临床经验难以置信,曾把管轶请到广州,与中国CDC专家一起研究病原,会上曾因究竟是衣原体还是病毒争执不下。当时,管轶只是初步判定病原是禽流感病毒,与后来的发现相差很远。香港大学的探索,也是在后来获得更多香港本地病例搜集、更多人参加研究,而且在国际协作开始之后,才有了巨大进展。
 
无论如何,港大后来参加了联合实验室,能在实验中一路领先,与钟南山的科学勇气是分不开的。而正是因为有广东临床的早期质疑,中国CDC的“衣原体说”未成气候,对中国早期治疗SARS的临床实践没有增加太多误导,这无论如何是个好事。至少到3月底,我们采访时北京的医疗系统已经没有人再相信SARS是衣原体所致。3月31日,中国CDC在网上公布了《非典型肺炎防治技术方案》,承认非典病原尚不明确。
 
4月2日,世卫组织首次就限制旅行*提出建议:凡有计划去香港或中国广东地区旅行的人,需尽可能推迟旅行。WHO的建议主要基于香港淘大花园的恶性暴发,以及追溯统计3月15日以后,有9个人把病毒从香港带到各地。此时,全球的SARS报告病例已达1804例,死亡62例。疾情遍及全球15个国家。世卫组织把疾病输入后在当地医院出现感染和社区传播的地方称为“疫区”,包括加拿大多伦多,中国广东、香港、山西和台湾,还有新加坡和越南河南,但是,WHO并非对所有的“疫区”都建议推迟旅行。
 
中国于3月28日正式加入世卫组织的SARS防治合作网络。联合实验室的阵容,因为中国疾控中心与广东疾控中心的参加增至13家。中国具有最大规模、最完整的SARS病例,加入合作意义重大;中国还同意,从28日起,每天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进展,并公开已有的分子水平的病例记录(meticulous records)。4月3日,世卫组织专家赴疫病发源地广东考察,于4月8日晚间返京。
 
世卫组织在北京期间,国际实验室的联合攻关继续推进。美国CDC率先提出SARS病原可能是一种冠状病毒,各国科学家据此按自己掌握的不同样本做了分子测试(molecular tests) 。冠状病毒是病毒的一种,在分子生物学的分类上,属于RNA病毒(不是DNA)。普通感冒中有10%-30%是冠状病毒引起, SARS病毒很可能属于此类病毒的变异。
 
4月11日,就在报警一个月之时,世卫组织做了疫情回顾,并称目前病原已经锁定为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在等待最后的动物模型实验结果。病原的基因序列已经公布,以帮助各国制作试剂。
 
世卫组织还承认,已有的测试方法并不很成功,或是过慢,或是不准,还需要继续研究改进。
 
衣原体纠结
 
有中国参加的、世卫组织联合实验室的病原攻关继续推进。
 
至4月10日,中国CDC官方还是坚持“衣原体说”。这一结论由中国CDC首席专家洪涛判定。2月18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李立明在中央电视台亮相,介绍了有关衣原体的重大发现,提出八大防治措施。此后,新华社报道非典型肺炎之元凶为衣原体的消息,在全国各地报刊广泛转载,更在香港媒体突出位置刊登。“衣原体:非典型肺炎祸首”成为主流声音,也是中国2月向世卫组织上报疾情已经控制的背景。
 
身处临床一线的广东医学界,不同意这个说法。2月18日下午,广东卫生厅召开紧急讨论会议征求意见,广东的专家组成员一致认为,所发现的衣原体病原仅能作为两名被解剖者的佐证之一,并不能证明衣原体病原就是导致这两名死者死亡的惟一病因,更不能简单地认定衣原体就是惟一的病原。
 
在3月初北京召开的两会上,身为第十届政协委员的钟南山表达了对于非典的忧虑,觉得病原是衣原体的说法站不住脚,在临床治疗过程中按衣原体思路实施治疗是无效的。他当时就提出应当国际合作,因为这个病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
 
就在钟南山团队与香港大学管轶合作,间接加入国际联合实验室的同时,国内其他关于病原研究也在进行中。比较突出的是两支专攻分子生物学的研究队伍:
 
其一,是军事医学科学院。2月12日,军事医学科学院做出对非典病原开展研究攻关的决定,并于14日拨款50万元成立了项目组。事后的消息表明,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传染病研究所的祝庆余、秦鄂德两位专家3月21日就分离出病毒。他们从3月下旬即逐级上报,并于4月9日拿出基因序列。
 
其二,是CDC的病毒研究所。尽管CDC领导更愿意采信衣原体说,多方面的科研也继续推进。CDC在2月下旬认定衣原体之后,其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也发现了一些其他东西,分离出来后进行了培养。时任病毒所所长阮力事后告诉我们,国外关于冠状病毒的研究结果公布,使他们受到启发;特别是在3月24日美国已经公布了相关研究的基因序列和引物(PRIMER),使他们得以参照使用,展开进一步研究。
 
CDC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们与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也就SARS病原研究开展了合作与交流。
 
病原在中国仍然存在争议。即使在3月28日中国CDC和广东CDC加入联合实验室之后,中国CDC还是主张“衣原体说”。我们曾在3月31日采访过洪涛。洪涛是曾在出血热病毒及腹泻轮状病毒研究方面有过重大贡献的病毒学专家,当年已经72岁,却仍然精力旺盛。他详细介绍了自己通过电镜发现衣原体样颗粒的全过程,觉得可能是一种新的、变异的衣原体。当时,中国CDC已经掌握了五例衣原体解剖病例。对于国外学者的不同说法,洪涛坚持自己的观点,觉得证据更为充分。“衣原体绝对是主要元凶。”
 
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4月2日面对公众时,并没有坚持衣原体说法,只称中国CDC发现的是衣原体样颗粒。究竟是什么,是衣原体,还是海外说的冠状病毒或是副粘液病毒,目前难有结论。
 
不过,到了4月4日,中国CDC再次召开“记者座谈会”,续谈“衣原体说”。当时海外的冠状病毒研究已经为外界知晓,而李立明表示,中国CDC也找到三例冠状病毒,其序列片断和世界卫生组织及香港公布的是一样的。但不能证明它就是病原。他介绍,世卫组织的联合研究室每晚都会开电话会,现在还没有统一意见。
 
同在4月4日,欧洲稍晚的时间,世卫组织发布了联合实验室的九项主要发现,主要集中于冠状病毒。结论称:人们公认冠状病毒可能是主要致病原因;此外,还在一部分标本和抗体中发现了超级肺炎病毒(Human metapneumovirus ,缩写为hMPV,据介绍为副粘液病毒的一种),以及冠状病毒与hMPV的双重感染。
 
此后,中国在4月10日由人民日报公布了中国CDC病毒所李德新、毕胜利、段淑敏和许文波等专家成功克隆冠状病毒部分基因、分离到数株冠状病毒的消息。
 
当天下午,北京市外事办公室在北京二十一世纪饭店举行SARS防治知识介绍会。洪涛与会通报了该中心发现冠状病毒的消息,他还说,“个人认为,可能是衣原体和冠状病毒同时发生作用。”
 
11日,军事医学科学院祝庆余、秦鄂德关于冠状病毒全基因序列的重要研究成果,也通过新华社公布。
 
中国就两项关于冠状病毒的研究进展,向世卫组织联合实验室做出正式报告。
 
不过,即使到这此时,CDC仍未给出方向性看法。香港大公报4月12日曾就“粤港合作”采访钟南山。经验丰富的老教授守口如瓶,只称香港的发现显示这个病有”同源性”,但不能推断病毒是从广州传播的。钟南山还意味深长地说,非典型肺炎是人类的病,不是哪一个国家的病,需要人类共同努力,完成这个病的病原探讨和防治。
 
中国CDC则公开表示,仍在就两种可能的病原,衣原体或冠状病毒,进行动物模型的实验。按当时的说法,对实验白鼠大约14天的判定条件,才能确认病原体。
 
就是它——冠状病毒
 
国际联手之后,研究进展提速。4月13日,加拿大科研人员宣布,他们已经成功完成新病毒的全基因排列。这是继美国、香港、中国军科之后,再一次成功的全基因排序。
 
紧接着到4月16日,世卫联合实验室下属的一个荷兰实验室,通过对一组非洲绿猿的实验,确认SARS致病元凶正是科学家们高度怀疑的新型冠状病毒。这意味着SARS病原的最后一关——动物模型实验已经完成!
 
10个国家地区13个实验室联手,仅三周时间,就完成了符合赫氏假说(Koch’s postulates)的SARS病原确认过程。进度之快,史所未见。
 
此时围绕着世卫抗疫网络联手攻关的全球科学家们为此突破感到欣喜。至此,冠状病毒为SARS病原成为世卫组织认可的正式结论。世卫组织联合实验室完成了第一阶段的重大任务,决心向研制疫苗、研制诊断试剂和研制征服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进军。
 
* 世卫组织此后曾陆续宣布,中国的河北、山西、天津、台湾以及加拿大多伦多为旅行限制地区。随着SARS在各个疫区被遏制,世卫组织逐步宣布各地解封;直至2003年7月1日,世卫宣布,加拿大多伦多和中国台湾的人际传播链已经中断,两地获得解封。这意味着SARS被认为已经终止全球传播。
推荐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