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胡舒立:遏制武汉新型肺炎蔓延,公众可以做什么?

胡舒立:遏制武汉新型肺炎蔓延,公众可以做什么?

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至今天(120日)18时为止,国内外已经报告病例224例。今晚(2020年1月20日)李克强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依法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传染病管理,要求按照多部门联防联控机制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进一步做好防控工作。那么,现在观察武汉肺炎的发展,关键点在哪里?

关键在于确认,这到底是不是人传人的传染病;如果是,传染性有多强,如何传染?

现在传言很多,担心很多,现象比预想得严重,但最终要看事实,科学准确地回答上面这两个问题。

基于SARS教训,又基于现在春运来临,公众的担心也在放大。我们当然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迅速地得出结论,公之于世,然后依法严肃有效率地对待。但是,在现阶段,为遏制疫情的蔓延之势,公众自身在行为上,应如何防患于未然呢?

我觉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人人都要戴口罩和勤洗手,出门去人多的地方戴口罩,饭前要洗手。口罩当然要戴质量好的,洗手则要特别重视流水加清洁剂,流水洗三遍再吃饭最好。讲卫生是保护自己,也是尽公民责任。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在传染病区工作当过卫生员,服务的上百名病患都是急性肝炎和肺结核患者,而且在急性期。怎么保护自己呢?其实就是无时不刻地通过戴口罩防止空气传染,经常性地流水洗手防止接触传染--当然在病房还穿工作服。即使身在传染病区,这两个常规动作也能基本保证不被传染。所以,现在政府应当提倡民众出行戴口罩,特别是在大都市人多拥挤的地方。各级官员应该带头戴口罩,切不可将不戴口罩去探访疫情、看望患者,看作沉着勇敢的标志,或安定人心的手段。从图片上看到,武汉车站、机场,带口罩的人还是太少,我心中便担忧。

在中国为什么传染病特别可怕?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人口密度大,人们卫生习惯不好。所以,每一次传染病来袭,都应当成为培养强化卫生习惯、提升国民素质的机遇。有许多中国人觉得戴口罩憋得慌,洗手太麻烦,其实就是卫生习惯不够,必须改。在日本就不会遇到这种恐慌,因为讲卫生戴口罩勤洗手是习惯。

写到此,再提醒:不管别人怎么想,遇到人多的时候你就戴上口罩!当年SARS蔓延之时,20034月中旬,我写过一篇文章:,放到今天,其背景不完全适用,因为没有看到政府公开排斥口罩以粉饰太平,不过仍然放在这里,提供历史性参考--

 

直面SARS威胁就不可排斥口罩 

胡舒立

  到2003413日以后,中国抗击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国内又称"非典型肺炎")已经进入新阶段。面临疫情威胁,国务院领导坦承"形势依然严峻",动员大家"打一场硬仗",又有一系列部署,让人对战胜SARS真正地有了信心。

  于是有个问题想特别地提出来。为什么在国内有些地方,在有些情况下,还会出现有人阻止老百姓戴口罩的情况?我们还看到许多媒体报道,称某地经济运行如常,就会说,"马路上无一人戴口罩"。"口罩无用"论,也在许多防治"非典"的介绍资料中出现。

  这是很不负责任的做法。应该承认,在当前预防SARS尚无更好办法的情况下,口罩对于防止空气(飞沫)传播作用甚大。在这里,一是口罩产品要合格,因之国家应尽快确定质量标准;二是戴口罩的重点应当明确,应要求所有怀疑患有"非典"者戴口罩,动员出现类呼吸道症状的病人戴口罩;三是要承认和维护公众戴口罩的自由,所有的人,都有权利戴口罩以御病毒。

  反对戴口罩者有一种说法,称"护住嘴之后眼部怎么办"?反正是弊多利少,在公共场所有碍观瞻属于显著弊端。这种看法根本站不住脚。

  须知所谓口罩并非万无一失,是指健康人面对着不戴口罩的病患!如果让所有的疑患者都戴上口罩,既保护他人也保护自己,则健康人必然减少受感染的机会。当然,仅让疑患者戴口罩,在实践中很难行得通,因为会成为一种标志,可能招致歧视。所以,更好的办法是放开戴口罩的自由,建议在人群密集、空气不流通的小环境中,不妨都戴上口罩。而对于疑患,哪怕是低度疑患,则严肃动员其戴口罩。

  这样一来,城市中戴口罩者可能增多,外来旅游者乍见会不舒服。不过,城里的空气中会多几分洁净,普通人会少几分受感染的机会。里子强过面子,何况,应该承认戴口罩也是一种文明。

  口罩事小,折射出政府官员之于人民的心意。香港SARS疫发之初,港府就在政府网站中推荐戴口罩以为防护,还详细介绍了口罩使用方法。在人口密集的环境中,更建议公众戴上口罩。香港的出租车司机则必戴口罩。香港是一座国际城市,旅游业是支柱产业,直面SARS疾患使香港损失惨重,外人初见"口罩景观"无不叹息。不过于政府来说,关心人民的安危是首位大事。所以直到现在,港府,还有香港的媒体和医务界人士,没有什么人出来以"口罩作用有限"为由,号召大家不要戴口罩,以维护城市景观。戴口罩的热切建议,还是张贴在港府的网站上。

  到416日,中国内地公布的SARS确诊患者已有1435例。疑似病例未有公布,估计为数要多出不少。因为SARS目前尚无可靠的病原检测办法,而依据临床症状判断就会有偏差。所以,疑似病例中的高度疑似者,大有可能正是SARS病人。入院就医的疑似者外,也一定有不少疑患散在各处,或为低度疑似,但转为高度也不无可能。所以,疫情仍然严重。应该承认,SARS并不是一种特别可怕的病患,多数患者并不致死,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并不需要达到必需呼吸辅助设备来治疗的程度;而且,其传播力度也在递减,媒体报道过的"超级传播者"(SUPER SPREADER)只是极少数。但传染性疫情就是传染性疫情,虽不属中世纪"黑死病"一类的致死瘟神,却也不可小视。

  SARS横行,对中国、对世界都是不幸的事情,是灾难。好在,当前全世界都在为攻克SARS奋力合作,中国政府也已经全线动员。在直面现实之后,真实威胁只会越来越小,而人类最终降服这一疾患的时间也不会太远。SARS猖獗之时,影响中国经济、影响国际交流,恐不可免,我们无法一厢情愿。但如果目光宽广和长远,应当看到灾难之中亦机会多多,不仅有商机,也有重大体制改革和政府改革之机,有提升中国人文明精神之机。

  从眼前可做起的事情其实很多。爱民敬民,不再排斥口罩,就是其一,就是进步。

推荐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