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一席谈】 在斯蒂格里茨家吃晚餐谈中国

【一席谈】 在斯蒂格里茨家吃晚餐谈中国

       纽约曼哈顿上城,哈德逊河北岸。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和他的夫人安雅住在一处老式公寓楼的四层。
       这是春寒料峭的3月。一个月前在瑞士达沃斯,财新早餐会请了斯氏来做嘉宾发言。闲谈中提起我不日要去纽约,斯蒂格里斯夫人安雅便约定了,让我去哥大一访,并且去他家晚餐。我当然欣然应允。
       电梯在两个单元门前打开,犹豫之中,我们意识到这两套房子是一户人家。按铃后进入门厅,见到一排字,明示室内政策是“不穿鞋”。毕竟是冬天,我们相继脱靴,着袜而入。
       迎面是硕大的客厅。女主人安雅先走出来,带我们参观厨房,展示她正在烹制的西班牙海鲜饭。然后斯蒂格利茨从他的书房出来热情招呼。接下来,我们坐下来痛快交谈。
       和我在许多公开场合见到的很相似,斯蒂格利茨自然而坦诚,简直像个孩子,他可以静心倾听但也有问必答,既没有架子也绝不辜负听众。我们的交谈范围甚广,从中国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落马谈到高铁建设,又从不久前的“限房令”议及中国通胀。交谈中可以感觉到他对中国的熟悉和兴趣。
       客人到齐了,晚宴开始。就餐的除了我和两个同事,安雅的父母,还有两名客人。事前安雅就说,她家的桌子只能坐八人。这回坐了九个人,美国标准挤了,在我看还是很宽敞。
       我坐在斯蒂格里身边。饭桌上先是三三两两的交谈,很快注意力聚到一处。很自然地也很必然地,67岁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里茨成了晚宴的中心。他说的不一定全对,在座的人也不一定完全赞同。但这些话是伟大学者的思想流淌,人们都会竖起耳朵。
       晚餐前前后后三四个小时,斯蒂格利茨与朋友们仍谈兴未尽。我们在门厅穿戴,斯蒂格利茨过来坐在一张小凳上继续和大家对答着。安雅在一旁笑道:有人是“苦力马”,有人是“秀马”(working horse and show horse)。约(斯氏昵称)就是一匹“秀马”。嫁给一个这样的经济学家多好,我想说的时候说说,不想说话可以不说话啦。我大笑。  
       而斯蒂格利茨似乎没有听见这些议论。面对连绵不断的提问,他的回答也是滔滔不绝。他的谈话摘记在此,有启迪。
 
*******
推荐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