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汪辜会谈日志(我22年前的旧文)

汪辜会谈日志(我22年前的旧文)

 

[又一次握手,22年,感慨万千。还是第一次。旧文,重刊。]

 

第一次握手

——汪辜会谈日志

4月25日 

6时40分旭日晨风之中,一辆黑色奥迪牌轿车平静地驶出北京首都宾馆,加入到北京长安街上繁忙的车流之中。坐在轿车上的,正是准备于今日前往新加坡参加谈判的大陆方面首席代表、大陆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和他的夫人。

举世瞩目的“汪辜会谈”就这样悄然启幕。

海峡两岸40年来的民间最高层会谈——陆海协会会长汪道涵与台湾海基会会长辜振甫的会谈定于本月27日至28日在新加坡举行。在此之前,汪辜二人的主要助手,大陆海协会常务副会长唐树备和台湾海基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邱进益已经在三天前先期抵达新加坡,为会谈做前期准备工作。

汪道涵原定于26日启程,后又提前至今日。他昨天刚刚从上海的家中赶往北京,下榻首都宾馆。今天便从那里出发,开始了这次不同寻常的旅程。

7时40分首都机场贵宾室里,七八名北京记者正在等待。身着淡灰色西装的汪道涵缓步走了进来,他身后是专程前来机场送行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台办主任王兆国。向记者们谈起此次“汪辜会谈”,王兆国评价说:这是一次“高层次的民间性、事务性、经济性、功能性会谈,有很重大的历史意义”。此番评价,可谓大陆官方对于“汪辜会谈”的首次高层直接评判。

汪道涵神情平和地回答了一些有关谈判的问题。在谈及此行的感想时,这位年至耄耋的老人微笑坦言:“能让我完成这个任务,我感到很荣幸。”他俄而又说:我知道,做好这样的事,不是靠我一个人,要靠两岸,特别是两岸人民之间的密切配合。

40分钟后,汪道涵一行登上了中国民航前往新加坡的957次航班。在这架没有头等舱的飞机上,汪道涵夫妇坐在公务舱的前排。

17时10分经过近八小时的空中飞行,大陆海协会代表团一行乘坐的中国民航957次航班在新加坡机场降落。透过机窗,可见这里正是一阵小雨之后,外间的机场景象显得新鲜而湿润。

从登机桥直接进入机场大楼,沁凉的空调使人感到轻松舒适,全然没有身处热带国家之感。记者随汪道涵一行从机场内通道免检进入一处接待厅,只见唐树备副会长与中国驻新代办已经等在室内。在通道另一侧的隔栏之外,大批记者密扎扎地挤在一处向内观望。那是前来采访的世界各国记者正在等待参加汪道涵的机场记者招待会。

汪道涵小憩之后,前往休息室旁临时设置的机场新闻发布厅。数百名记者把仅能容纳百余人的发布厅挤得密不透风。汪道涵刚刚在长条讲台前坐下,记者们立即拥上前来,争先恐后地在他面前摆上录音机。人数的众多和情绪的激昂使厅内温度升腾,至此,汪道涵及其随行人员方才领教了新加坡热带气候的厉害。

汪道涵首先宣读了他的早已准备好的书面讲话。他言道:“为了中华民族包括2000万台胞的根本利益,两岸同胞应更具前瞻性地去面对未来,把握住国际发展的趋势所赋予我们中国人的历史机遇,以宽阔的胸怀向前看,加强合作,携手努力,共同振兴中华。”

书面讲话之后,记者们争相提问。此次“汪辜会谈”为台湾舆论所格外关注,台湾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派记者前来,仅本报在台合作伙伴、时报系商报台北《工商时报》即派出四名记者参加。与会记者除大陆17名记者外,还包括美国、日本、欧洲一些国家的记者。也有新加坡及邻近国家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的记者和香港记者,但最大量、最具竞争感的还是上百名台湾记者。

记者们的提问涉及方方面面,从汪抵新后的日程安排、晚餐地点到汪对于会谈具体议题的看法无所不包。由于背景传闻中曾任上海市长的汪道涵与江泽民具有特殊关系,记者们特地问及汪在离京前有否见过江泽民。

汪道涵从容答道:“我昨天从上海飞往北京,与国台办主任王兆国-同志进行了交谈,因为时间紧,就没来得及去见江泽民。”

  4月26日

6时20分辜振甫离开他在台北的寓所,与夫人同乘私家卡迪拉克轿车前往台北桃园机场。当他跨出轿车耐,'曾经担任过台湾“行政院”院长的总统府资政孙运璇、台湾“大陆工作委员会”主任黄昆辉、副主任叶金凤等台湾方面高级官员已经在机场等候送行。台湾一些主要报纸、电台、电视台赴新加坡采访的“第二梯队”记者也在那里准备随行出发。

据悉,辜振甫亦在行前谈及自己的心情。他说,自己过去40年来参加了很多会议,但这一次将是前所未有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经验。因此,他虽然并不感到紧张,却觉得应当慎重。

9时新加坡丽京酒店,汪道涵在他下榻的套房里,开始听唐树备汇报几天来会谈准备性磋商的进展。继海协会与海基会北京首次“唐邱磋商”之后,唐树备和邱进益于23日下午在新加坡开始了第二次磋商,至昨日已有部分结果。据唐树备报告,第二次磋商所建立的主要共识有两点:一是决定就两会经常性联系和会谈制度起草协议草案,二是确定了“汪辜会谈”后发表文件的基本内容。

就在唐树备向汪道涵进行汇报的同时,两会有关人员的准备性会谈仍在进行中。主持这次谈判的是海协会副秘书长孙亚夫和海基会副秘书长李庆平。中午时分,消息传来,会谈准备进行不顺’双方出现歧见。据悉,分歧可能主要集中于经济交流方面,而台湾舆论最为关注的台商在大陆投资保障问题正是一个胶着点。

14点lO分  “汪辜会谈”的又一位主角辜振甫飞抵新加坡。机场新闻厅中,凭着新加坡官方特制专用采访证入内的数百名记者们又是一番繁忙。辜振甫在其书面发言中表示:“企盼海峡双方都能以开阔的胸襟、理性的了解、高度的智慧、务实的态度以及稳健的步伐”来推动两岸关系发展。

情形何其相似,记者们对辜振甫的“上层背景”同样显示出兴趣。辜振甫答称:“因为每周都可以见到李登辉或是连战(台“行政院”院长),所以没有必要在行前专往。”

就在机场的新闻发布会上,辜振甫重申了台湾方面要求大陆保障投资台商的要求。他并且说,唯大陆对此有“具体的回应”之后,台湾才会“开始筹办两会经济交流会议”。至此,此次“汪辜会谈”的焦点问题已经相当清晰。

15时汪道涵前往新加坡总统府拜会了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李资政对汪道涵说,他希望过一两年,像这次两会双方首长的会谈,能够在海峡两岸举行。汪道涵还代表江泽民邀李光耀在今年5月到上海参加国际政治家会议后到北京访问,李接受了邀请。会见进行了1小时15分。

16时30分唐树备在丽京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李:汪会见的情况,并回答了记者的问题。在谈到目前最受关注的大陆台商投资保障问题时,唐强调说,大陆一贯重视保障台商利益,不管海基会是否提出此问题,这一工作都要继续做好。至于是否将此写入会谈最后的共同文件,则可视情而定,他并且提出了三条  要求:一是放宽并取消对台商投资大陆的限制;二是放宽大陆产品销往台湾的限制,三是放宽对大陆经贸人员访台的限制。

17时辜振甫前往新加坡总统府拜会李光耀。

18时  台湾驻新代表处为欢迎辜振甫及海基会代表团的到来,在新加坡最为豪华的费莱士酒店举行招待酒会。酒会开始后不久,台湾民进党有十来人进入会场,在大门口举出“反对国共统一会谈”的大字标语,此举引起了在场的台湾爱国统一战线代表之不满,后者高喊“打倒台独”等口号。双方高声争吵。新警 方进入场干涉。辜振甫提前离开酒会。

18时唐树备副会长在会谈的正式场所海皇大厦接受台湾电视记者采访。此次采访以直播方式在台播出。台湾电视台直接播出大陆民间授权团体高层领导人的专题访问,这在四十年来两岸关系史上还是首次。

21时30分邱进益在威士汀酒店举行新闻发布会,邱在回答记者关于唐下午所提出的三个条件的回应时说,台湾可以接受80%,并愿与唐进一步磋商。

 4月27日

8时今天是“汪辜会谈”正式开始的日子。清晨8时,记者们已经来到坐落在市中心的谈判地海皇大厦。有些人直接通过层层警卫,进入四楼谈判厅占据有利地形;有些人则守候在楼前,准备观察事件的每一步进展。

处于重大的历史事件发生前夕,28层的海皇大厦看上去戒备森严,气氛凝重。大厦里里外外,至少可见五十名以上身着短袖警服的新方警察在检查或巡逻。记者们则全然不顾这种“严肃,三五成群地聚在楼下大厅内外,小声交流情况,耐心等待谈判双方人员的到来。

8时30分十余名民进党宣达团成员来到楼前。他们向记者们散发了自印的《独立建国纲领》。有些人还开始侃侃而谈。可是‘当本报记者上前询问其对于两岸经济合作的看法时,一位宣达团员称:“我们对经济问题没有研究。”

9时35分  台湾海基会代表团谈判成员分乘两辆汽车来到海皇大厦楼前。辜振甫、邱进益等先行走下汽车,按新方警卫的安排从偏东的一扇门顺序进入海皇大厦,其他代表团成员随后而入。由于新方警卫密集,无论是能闯善冲的台湾记者还是情绪激昂的台湾民进党人,都没有机会冲上前去做任何询问。

15分钟后,大陆海协会代表团也来到会场。这一回是唐树备及其他代表团成员先行进入大厦,最后进入的是汪道涵夫妇。

9时55分采访会谈的所有记者全部进入四楼谈判厅。这是一间可容二三百人的大厅,会场中间摆了一张标准的长条谈判桌,两侧各有10张软椅。谈判桌的左右两端安放了隔栏,隔栏外就是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拥挤着观察这一历史场面的地方了。

10时7分.“汪辜会谈”原定于今天上午10时开始。可事实上,直至七分钟以后,翘首以待的记者们才看到汪、辜二人及其他谈判团成员出现在会场大厅门口。

两岸代表分两侧坐定,汪道涵率大陆代表团坐内侧向门一方,辜振甫率台湾代表团坐外侧背门一方。双方坐定后,位居正中的汪、辜二位老先生站起身来,隔桌微笑握手。会场上的数百名记者激动得呼喊起来:“好,再来一次!”接着便是一阵照相机紧急工作的响动。真是中国人的习惯,两岸记者一番番要求,竟使汪、辜二人隔桌握手四次,方才结束了“表演”。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汪、辜二人后几次握手之时,身材高大的辜振甫动作矜持,反是矮个子的汪道涵热情有加,手已略过了谈判桌的中线。

10时10分众记者离开会场,两岸会谈正式开始。

据在场者事后介绍,汪、辜二人并未直接进入主题,而是先叙谈了一番共同爱好的京剧。10分钟后,会谈才进入议题。按照双方预先约定,汪道涵首先发言。他首先转致江泽民、李鹏对李登辉、连战及郝柏村的问候。然后,就两会会谈的议题、性质等进行了原则性阐述。他围绕两岸经济合作的三项议题,提出经济合作的基本主张,两岸开展科技、文化交流的具体建议,以及关于两岸会务问题的一些具体主张和考虑。

汪道涵进行了40分钟发言后,辜振甫开始发言。他首先对汪邀请他会面表示感谢,对此次能在新加坡与汪会面感到高兴。接着,他就违反有关规定进入对方地区之人员的遣返问题、共同打击犯罪、两岸海上渔事纠纷的处理及经济交流问题谈了台湾方面的看法。

11时20分第一次历史性会谈正式结束。两会分别在海皇大厦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15时汪道涵夫妇与辜振甫夫妇在新加坡松林俱乐部举行茶会。

同时唐树备与邱进益继续进行工作性磋商。

19时40分汪道涵在新加坡董宫餐厅宴请海基会一行。

4月28日

9时汪道涵来到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大厦,拜会会长郭令裕及18位商会首领人士。汪道涵在此介绍了中国最新的经济发展和投资机会。

9时15分唐树备与邱进益继续在海皇大厦进行工作性磋商。

由于几天来的共同努力,双方已在多数问题上达成共识。但对于台商投资保障及两岸经济交流会议问题,仍未能达成共识。对于最后共同文件的名字也还有争议。由于谈判无法取得进展,双方提前休会。休会前,邱进益提出会谈可延长一天,以期进一步磋商后签署文件。会后,双方各自按惯例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9时。辜振甫前往新加坡职总大厦,会见代总理、新加坡职工总会秘书长王鼎昌。

9时20分台湾民进党“宣达团”10人再次到两会进行会谈的海皇大厦进行温和示威。这些人起初身穿西装,但不一会儿把外衣脱下,露出印有大字的汗衫。接着,他们一字排开,汗衫印字组成了“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不容海协会欺压海基会”两条标语。此间许多人对民进党的做法十分不满。后来,他们在警方的劝阻下离开现场。

10时5分辜振甫拜会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双方就新台合资到大陆投资交换了意见,并谈到三方面合资联营企业的问题。

14时53分辜振甫等人来到海皇大厦。5分钟后,汪道涵等人也抵达海皇大厦。双方进入休息室,准备进行第二轮会谈。

今天参加现场采访的记者有百余人,比昨天为少。而警卫人员似乎比昨天更为严格。记者进入电梯前即经检查专用采访证。出电梯进入四楼会谈室之前,还打开采访包的第一层拉练接受检查。

最后,两名男女警察分别用扫描器对男女记者进行“体检”。由于新加坡天气颇热,记者均着单薄夏装,几乎不可能藏匿武器,人们只能对于一丝不苟的新方警察报以苦笑。

15时5分汪道涵与辜振甫在唐树备及邱进益的陪同下先在休息室商谈。记者们在会场等待。会谈原定15时开始,现在时间一分分过去,两会代表却未进入会场引进记者的极大好奇与关注。

15时36分辜振甫和汪道涵及邱进益、唐树备先进入会场,其余有关人士随后进行会场入座。根据事先体现“对等”原则的约定,今天,两会代表与昨日交换了座位,改由海基会一方坐面向门口的一侧,依新加坡的习惯是为主位。率先发言的也是辜振甫。辜振甫就汪道涵请他举行此次会议向汪致谢。他对两会通过几天来的努力达成的共识表示肯定,对于未达成共识的地方表示要继续努力。最后建议由邱、唐进行最后文件的文字修饰,明天上午10时签署文件。

辜讲了两分钟后,汪道涵开始发言,表示完全同意辜的提议,并强调两会应求同存异。

辜、汪二人的发言声音很低,在场记者几乎难以听清。二人共讲了五分钟。汪讲完后,汪、辜退出会场。汪、辜第二轮正式会谈至此结束。

17时55分唐、邱分别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双方在继续磋商后,在台商投资保障等问题存有较大距离,没有具体结论,决定再选择其他时间、地点商谈。目前,双方已就共识部分进行了文字修定,确定共同文件名称定为“汪辜会谈共同协议”。双方均表示对会谈成果相当满意。

19时40分  辜振甫在香格里拉饭店宴请海协会一行。宴会之后,两会谈判人员合影留念。

 4月29日

8时今天是“汪辜会谈”正式签署协议的日子。由于此一事件意义格外重大,距签字仪式还有两小时,海皇大厦26楼已经聚满了提前到会场抢占有利地形的记者。今天,大厦的警卫又严于前两天,由四名身着制服的警察拦在大门口,记者经验明证件后才被允许进入大厅。许多打算先在楼下观察外场情形的记者因为  出入不便,只能站在楼前台阶上忍受新加坡热带地区的潮热气候。

  好在今天天气乍阴乍晴,时而会有一阵雨点飘来,给表现出敬业精神的记者们带来几丝凉意。

9时民时党“宣达团”再度来到海皇大厦。

9时42分辜振甫夫妇在邱进益陪同下来到海皇大厦。民进党人在门前静站以显示威。 

10时汪道涵夫妇在唐树备、邹哲开等的陪同下抵达海皇大厦。民进党人突然拿出写有“反对统一”字样的标语,立即被新方警察收走。几个人不顾警察阻拦,又高呼“反对统一”的口号。 

10时海皇大厦26签字会场内,已经聚满了二百多名记者。签字会场被拦线隔成两半,记者们拥有会场一端,后侧架有高台供摄影记者使用。在拦线之内,可见靠墙外设有一张精心布置的长型签字台,后面放着两把高背椅。签字台四周摆满了各种姹紫嫣红的热带花卉,签字台上有一个用白紫色胡姬花插戚的花  球,烘托出喜庆的气氛。

10时30时间一分分过去了。在场记者等了半小时,汪、辜二人仍未露面、人们不免猜测纷纷。此时,两位小姐走出来,在签字台两边各摆了四本文件。人们知道,这正是今天将要签署的四份文件的两套文本,这才放下心来。 

10时40分汪、辜进入会场.一左一右坐好。二位的夫人和代表们分两排站在他们身后。众记者们立即开始紧张的工作:16部摄像机同时将镜头对准汪、辜二人;近百台照相机的闪光灯令人目眩:台湾3家电视台开始了现场直播的解说。一位来晚的台湾记者因为无法挤上前照相,只好骑在同行的肩上摄下这重要的场面。

10时42分汪、辜二人开始签字。二人签完第一批文件,站起来在代表们的掌声中交换了各自的位置,改由辜振甫坐在左面,汪道涵坐在右面,目睹这种严格的细节“对等”,在场记者不禁莞尔。

10时50分全部协议签署完成。双方在热烈的掌声中,汪、辜二人再次握手,并交换了签字笔。然后,工作人员送上香槟酒,汪、辜与代表们碰杯致意。

10时53分签字仪式正式结束。汪、辜二人分别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举世瞩目的“汪辜会谈”正式落下帷幕。

 

【附件】

《汪辜会谈共同协议》主要内容:

一、关于本年度协商议题,双方确定今年内就:“违反有关规定进入对方地区人员之遣返及相关问题”、“有关共同打击海上走私、抢劫等犯罪活动问题”、“协商两岸海上渔事纠纷之处理”、“两岸知识产权保护”及“两岸有关法院之间的联系与协助(暂定)等议题进行事务性协商。

二、关于经济交流,双方均认为应加强两岸经济交流,互补互利。双方同意就台商在大陆投资权益及相关问题、两岸工商界人士互访等问题,择时择地继续进行商谈。

三、关于能源资源开发与交流,双方同意就加强能源、资源  的开发与交流进行磋商。

四、关于文教科技交流,双方同意积极促进青少年互访交流、两岸新闻界交流以及科技交流。在年内举办青少年才艺竞赛及互访,促进青年交流、新闻媒体负责人及资深记者互访。促进科技人员互访、交换科技研究出版物以及探讨科技名词统一与产品规。格标准化问题,共同促进电脑及其他产业科技的交流,相关事宜再行商谈。

五、协议自双方签署之日起30日后生效实施。<汪辜会谈共同协议》于1994年4月29日在.新加坡签署。

 

 “汪辜会谈”其他三项协议的主要内容:

    《两会联系与会谈制度协议》主要内容包括会谈,事务协商,专业小组,紧急联系,入出境往来便利,协议履行、变更与终止,未尽事宜,签署生效等八个方面。协议明确,海协会长与海基会董事长,视实际需要,经双方同意后,就两会会务进行会谈,地点、及相关问题另行商定。海协常务副会长与海基会副董事长或两会秘书长,原则上每半年在两岸轮流和商定的第三地就两会会务进行一次会谈。两会副秘书长、处长、主任级人员,就主管业务每季度在两岸择地会商。双方还同意,各自成立经济小组与综合事务小组,并指定副秘书长作为紧急事件的联络人,相互联系并采取适当措施。此外,双方会务人员因会务联系进入对方地区时,互相给予出入境往来与查验通关等便利。

《两岸公证书使用查证协议》包括联系主体,寄送公证书副本,公证书查证,文书格式,其他文书,协议履行、变更与终止,争议解决,未尽事宜,签署生效等九个方面的内容。

双方同意相互寄送涉及继承、收养、婚姻、出生、死亡、委托、学历、定居、扶养亲属及财产权利证明公证书副本,以便使用者核对。双方同意对公证形式或实质内容有疑问的,相互协助查证。关于寄送公证书副本及查证事宜,由中国公证员协会或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公证员协会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相互联  系。关于公证书以及其他文书查证事宜,由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联系。

《两岸挂号函件查询、补偿事宜协议》包括开办范围,联系方式,传递方法,查询期限,答覆期限,缮发验单,各自理赔,文件格式,协议履行、变更与终止,争议解决,未尽事宜,生效实施等十二个方面的内容。

协议规定了两岸相互开办挂号函件业务的范围,如信函、明信片、邮简、印刷物、新闻纸、杂志及盲人文件等。挂号函件发生遗失,被窃或毁损等情形后,查询的联系方式,由中国通讯学会邮政专业委员会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或其指定的邮件处理中心相互联系。赔偿方式为各自理赔,概由原寄一方邮政负责补偿,不相互结算。

    (原载1993年4月27日中华工商时报)

附:汪辜会谈轶事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