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个人分类 > 鸿爪录
2011年02月09日 11:16

【达沃斯鸿爪录之二】祖马与其他非洲首脑

今年的达沃斯wef年会次日,即1月27日,有一场难得的活动——非洲晚宴。参加者包括南非总统祖马和坦桑尼亚、加纳等国领导人,还包括了津巴布韦总理。我在日程上发现此次活动,感觉激动易常。须知在会议中心的正式会议中,接触国家首脑非常难。而晚宴总算实现了人人平等,参会者只要注册就可以参加。我的如意算盘是:让两个记者和摄影师守在门外,我只身赴宴,一一请出赴宴的总统总理们,岂不是一下子搞个“非洲元首系列片”?

岂知甚难。

首先是会场地址。从日程上看,会场酒店在达沃斯镇西北方的cresta。这是个三星酒店,我几年前在达沃斯住过,不十分好。不过达沃斯的酒店的整体水平本来就不高,而且会议期间的拥挤是常态。crest......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30日 09:43

【达沃斯鸿爪录之一】菅直人

日本首相菅直人,国际新闻界关注的人物。去年达沃斯的日程上就说了要与业界与媒体领袖见面,我一直在等,最后他取消了行程。这回终于来了。    

与上次的计划相仿,他选择达沃斯年会后期,元首们登场高潮之后的日子,29日中午举办了小型午餐会。我选择了距主桌首相座位最近的邻桌,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位64岁的首相黑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脸上不时浮起可亲的微笑。午餐会只有一小时,菅直人先站起来用日语做简短演讲,然后坐下用餐,提问开始。我这回是真正的“近水楼台”,得以第一个提问,当然地问了中日关系。菅直人回答时提到今年是辛亥百年,当年日本支持中国革命;还提到中日两国不仅有政治和经济关系,还有文化关系。......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7日 15:14

【鸿爪录】在莫斯科白宫采访俄副总理舒瓦洛夫

身材高大的舒瓦洛夫从办公室迎出来与我们握手。这位43岁的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说流利的英语,接触我们这样的外国记者时显得随和自如。他说这是第一次接受中国记者采访,而且除上次去新加坡,从未接受过外国记者采访。我们从俄式习惯直称父名,说:“你好,伊格尔·伊凡诺维奇。”他笑了,说“你们叫我伊格尔就可以了”。

然后,我们在他里间办公室的一个长条桌对坐,交谈便开始了。新闻秘书亚历山大在旁,没有录音,甚至没有做记录。

舒瓦洛夫1967年出生在俄罗斯马加丹州,一处靠近白令海峡的荒僻所在。他早年当过实验室工人,士兵,80年代末入莫斯大科大学并于1993年从法学专业毕业。90年代是苏联到俄罗斯急剧转变期,舒瓦洛夫先在俄......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5日 00:36

【鸿爪录】央行“双杰”印象

【鸿爪录】央行“双杰”印象

最近我采访了央行副行长易纲,同事叶伟强、王烁、霍侃采访了央行副行长胡晓炼,文章分别发表在8月《中国改革》“舒立对话”专栏和8月2日《新世纪》周刊(其实我那次采访也有叶伟强参加,他是责任编辑)。想起我的“鸿爪录”多日未更新,特将采访的人物印象摘出,前面一篇是我所写;后一篇为我的同事叶伟强、王烁、霍侃所作,版权归他们。

******
    1995年3月,我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春假期间回国,在林毅夫家的一个晚宴上,第一次见到易纲。那年,他37岁,年前刚放弃美国印地安纳大学终身教职回国,和毅夫一起发起成立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那时见到的他就和现在一样......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2日 00:27

【鸿爪录】改革马前卒竹中平藏

【鸿爪录】改革马前卒竹中平藏

【鸿爪录】改革马前卒竹中平藏

上月在北京又见竹中平藏。

初见竹中是四年多前,2005年年底。当时他是小泉政府的总务大臣兼邮政改革大臣,灸手可热的人物。约了很久,定在一个周日,专程去东京访谈。至今还记得,我们等在东京赤坂一处写字楼前,比约定时间稍迟些,两辆黑车开过来,他从后面一辆匆匆下车,过来与我握手,丝毫没有常见的日本老板们那种一版正劲的样子,心中有些吃惊。竹中约我们在他的“私人办公室”见面,据当地人介绍,这处办公楼在东京最贵的地段,不过办公室很小,陈设简单,没有沙发也没有写字台......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5日 12:31

【鸿爪录】七访保尔森

【鸿爪录】七访保尔森

周一(4月5日),东方君悦17层行政层咖啡厅。我们在内侧一处会议室等候,保尔森大步走进来。他先接受摄影师安排坐下拍照,再为我签名赠书,然后采访开始了。

和我记忆中的形象不同,64岁的保尔森面色通红,让人一眼看出他卸任财长后,刚刚有机会充分享受阳光。他穿黑色条纹西装,红色印花领带,虽然刚下飞机却看去精神饱满,兴致很高,每听到一个问题便侃侃而答。他还两次提到“我不再是财长了”,然后高兴地笑,使我想起三年前在华盛顿财政部办公室对他采访的情景:略显疲惫的神色,字斟句酌地讲话,还有套间办公室的外间工作人员匆匆来往。

那是2007年3月中旬,他离开高盛CEO一职,上任小布什政府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9日 10:13

【鸿爪录】盖特纳与保尔森

【鸿爪录】盖特纳与保尔森

美国前财长来华才两天,现财长接踵而至。中美关系引人关注。记得周一采访保尔森时,我们特地谈到了汇率,问他现在美国国会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结局会怎么样?他说:我不猜测,我不当财长了。——不想话里有话,盖纳特真得来了。

我只见过盖特纳一次。去年10月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世行和IMF举行年会。他在很小范围约了几个外国记者一谈,我是惟一的中国记者。他果然年轻,语速很快,不过人看去平和,有一种学者式的随意。他显然关注中国——采访时,意大利、俄罗斯几名记者喜欢抢着提问,他便特地把最后一个问题留给我。采访结束后,还专门与我聊了几句,约了今后要再谈。

盖特纳与保尔森同......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22日 16:37

【鸿爪录】音乐大师的庄园生活

【鸿爪录】音乐大师的庄园生活

骄阳似火,尤斯图斯带着我们一行四五人在他的园子里穿行。

园子在山坡上。路很窄,是没有踩实的坡路,时有碎石块,路两边是大片葡萄园、果树和松树。65岁的尤斯图斯且走且停,我们有些趔趄地紧跟其后。

走到一块远可眺海的山涯边上,他站处了,指着远方对我说:“你听——什么声音也没有,多么静……”

我们都在烈日下屏住了气,确实很静很静。

这是西班牙大加纳利岛(Gran Canaria)内陆连绵山地中的一座山坡,距离著名的Maspalomas海滩和海滩沙丘不过十多分钟车程,但要走一条蜿蜒而行的山间公路。30多年前,尤斯图斯选择在欧洲人喜爱的渡假地加纳利群岛买下“第二住宅”。他不选海滨,而选可以远远地眺海的山地,就......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04日 12:35

【鸿爪录】为曹仁超先生《论势》作序

【鸿爪录】为曹仁超先生《论势》作序
曹仁超先生近照

像多数人一样,我和曹仁超(志明)先生相识,始于读他的《信报》专栏文章。当时,我在香港工作,不懂广东话,学习方法便是每天读仁超先生的官白专栏,凡有方言僻字一概标出,有如学习外文。后来,因为香港人普通话日益精进,我的广东话进步极有限,虽然渐次有了机会与仁超先生常谋面,却始终不能痛畅交流,引为憾事,但他的文章我总是可以读了,而且,读后总是获益匪浅。

仁超先生写专栏不同于一般新闻人,持的是“投资人身份”。不过,这个投资人又大异于一般投资人,因为他重在以散户身份著文、投资。自1......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01日 10:19

【鸿爪录】两位下野政治家

上周我先后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与德国前总理施罗德谋面,两人风格迥异。岂止风格……

周五(3月24日)晚宴前,德国驻华大使官邸的鸡尾酒厅里,十几名客人持杯站着,三五成群地聊着天。格哈德•施罗德端了一杯果汁,在和一个德国企业家闲着。我走过去,有大使介绍,他微笑着和我握了握手,互换名片,接着我们便聊起来。

这位65岁的德国前总理中等身材,背略有些弯,脸上透着谦让和随和,并不像当年的官方照片上那样显得神情坚毅。他乐呵呵地和我聊着这次中国之行——如何去了上海又来北京,还准备周末直接飞越南河内,因为同行的荣格先生要到河内庆祝自己60岁生日而兴奋。荣格是瑞士荣格出版集团的老板,而施罗德退休以后就成了荣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