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个人分类 > 一席谈
2015年07月29日 00:49

PMI、数据库和财新转型

[昨天下午(7月28日)是财新中国PMI冠名后的一次新闻沟通会。很谢谢这么多媒体来捧场,我想得讲些新的内容。所以有这个发言。记录在此。] 

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今天来参加我们的活动。

6月30日,财新宣布,接替汇丰,获得Markit公司编制的PMI在中国的冠名权。汇丰PMI覆盖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业内最权威的PMI之一,也是国际上通用的监测宏观经济走势的先行性指数之......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9日 23:42

[一席谈]新媒体,新闻业,新闻人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腾讯这次关于新媒体与专业主义的研讨会。感谢腾讯总编辑陈菊红的诚挚邀请。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新媒体、新闻业和新闻人”。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新闻业也在变革之中。以我的亲历观察,进步最快的是过去十五年。而在此期间,在影响新闻进步的各种因素中,正是技术进步这个因素起到了最重大的推动作用。可以说,新媒体对中国新闻业的改变,对中国新闻人的影响,是本质性和革命性的。新媒体在全世界都形成了革命性冲击,但在中国,这种冲击更具有实质性/更深刻也更有意义,有其格外值得关注的一些特点。

一、新媒体已成为中国人获取新闻的主要渠道,进而做为最强大的舆论平台......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5日 09:22

[一席谈]徐淮忆父别样情

[一席谈]徐淮忆父别样情

如果在办公室或是社会交往中,你绝对无法想象,这个庄重、文气而干练的中国照明学会秘书长,曾经有过那样一个老革命的父亲,有那样惨痛的经历。

屈指算来,徐淮快65岁了。她生在上海,记事的时候正是新中国成立。当时,她的爸爸徐雪寒,1926年参加党的老革命,先后担任着上海铁路局局长和国家外贸部副部长,一位咤叱风云的人物。不过徐淮8岁时爸爸就再也没有回来,十年后她在北京轻工学院读一年级时爸爸回家,已经是刑满释放的反革命分子。以此未几,便开始了那场红色革命。可以想知,爸爸徐雪寒和她,在那样的年月里遭受的屈辱会......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9日 23:16

[一席谈]吴敬琏谈“老派共产党”徐雪寒

上周六,在北京木樨地国宏宾馆一处简朴的会场,吴敬琏、李剑阁、张卓元、冒天启等,许多经济学界的重要人士赴会,共同纪念一位已故老人的百年诞辰。这其实是个鲜有人知的名字:徐雪寒。

我也只是通过这个会议,才知道了徐雪寒,这么一个传奇式人物。他是1926年参加中共的党员,建国初期的外贸部副部长,后来因为潘杨案牵连入狱,蒙冤26年,平反工作时已经70岁。在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他当常务干事,以经济政策研究推动改革,其成就,按冒天启的话说,是用”生命敲击改革开放的大门“。徐老活到2005年他94岁时去世。如今,这么多人这么真诚地来纪念他,真正的是”重如泰山“。

与会的发言都非常感人。我在......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8日 22:22

[一席谈]财新网新版发布时讲些什么?

今天(22日)下午财新网朋友会暨新版发布,大家要我讲话,我讲了几句,是事前写下来的,后半部分有些还是同事们帮着补充的。不能算很认真写的稿子,不过日志的随意性是我所爱,贴在这里,与享友共享。

*****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8日 22:21

[一席谈]Teach For China

并非每个知晓“中国教育行动”(Teach For China)的人都知道Andrea Pasinetti。我有幸,那天在香港马会一场专为这个国际组织举办的慈善晚宴上,我与他同桌进餐,还听了他的一场用流利的普通话进行的演讲。凭心论,一个外国人,能用中文演讲而且如此生动流利有意思,我已经很佩服。

当然只有知晓了“中国教育行动”,也知道了Pasinetti,才会真得觉得有趣也觉得震动。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Andrea Pasinetti,是“中国教育行动”的创办人之一。这个于2008年成立的国际组织旨在帮助中国改善教育非均衡局面,其模式,和我过去就熟悉的Teach for America相似而且已经“中国化”:这个组织每年从美......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5日 21:21

[一席谈]自由与自律:我们这个行业的进步之本

[今天清华管理论坛开论,得钱颖一邀,去参加了一个panel,按主持人的提问讲媒体发展。因为问题是事前告知的,我有些准备;再看有些网上现场报道,不很准确(当然我也有反思,感觉自己说话太快,“一、二、三”未能慢慢道来,是为不足。)。把题纲放在这里,供参阅。]

一、谈新闻媒体行业。

20年前,人们谈信息爆炸,我们不觉得这是属于中国的。记得1994年在斯坦福的书店,看到一面墙那么多的杂志,感觉非常震动。当时觉得在中国做新闻真幸福,杂志报纸都少,有竞争,但想象不出会是那种排山倒海的竞争。

从90年代末起,中国的市场化媒体和互联网同步发展,特别是与新闻门户网站同步发展,出现......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4日 22:25

【一席谈】 在斯蒂格里茨家吃晚餐谈中国

       纽约曼哈顿上城,哈德逊河北岸。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和他的夫人安雅住在一处老式公寓楼的四层。
       这是春寒料峭的3月。一个月前在瑞士达沃斯,财新早餐会请了斯氏来做嘉宾发言。闲谈中提起我不日要去纽约,斯蒂格里斯夫人安雅便约定了,让我去哥大一访,并且去他家晚餐。我当然欣然应允。
       电梯在两个单元门前打开,犹豫之中,我们意识到这两套房子是一户人家。按铃后进入门厅,见到一排字,明示室内政策......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1日 11:10

【一席谈】和钱颖一谈商学院与媒体的融和可能

写于 2011-4-10 00:28

钱颖一的《清华商业评论》要举行创刊式。他罕见地来了许多短信长信,请我去参加一个panel,要讨论“商学院与媒体如何融和”。颖一一贯认真,我也只有认真准备。在场,我们同一个panel。我第一个说,想象中颖一是第一听众。说了这些:

******

商学院之于媒体的­合作,主要有二,一是媒体管理,二是商业报道与财经报道(可联合开课,开班)。

这是实用的层面。 

除了这一层面,还有一个更高远的层面,这需要基于对媒体功能的认识。须知,媒体功能,在某种意义上可能与企业的利益,特别是个别企业的短期利益,是冲突的。更高的层面的合作,应当基于对媒体......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31日 15:45

【一席谈】在多哈与何亚非聊中国角色及其他

这些年在几个公开的或私人聚会的场合见过何亚非,觉得这个外交官很有素养也有思想。后来他从外交部美大司长的职位升职,先当外交部部长助理,又在两年前出任外交部副部长,主管美大地区、国际、军控事务、礼宾工作和涉港澳台外交事务。驻美大使周文重回国前,就有传说,接任周大使的人选是何亚非。不想后来的任命并非如此。今年3月,何亚非离开外交部副部长任,出任了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及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大使。

无论在哪里,何亚非都算得上中国最优秀、最重要的外交官之一。仅就外交资历而言,他遍及非洲、美国及欧洲的经历也很少见。他此次来欧洲未几,希腊及欧洲危机爆发。欧洲再度成为中心。55岁的新大使何亚非,这回......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2日 10:54

【一席谈】在上海谈财新

【一席谈】在上海谈财新

3月31日晚上参加启幕活动的上海段,来了200多人。活动照例显得有些长,不过大家很关注也很热情。我把这次发言当成与上海与华东地区的交流,所讲如下."一席谈"本来是转述别人的精彩谈话,现在好几次变成了我自己谈什么,很不好意思。在“思享家”,这篇东西先贴在日志上,财新网副总编伟平喜欢,建议上我的博客,就从命了。请大家谅解。

欢迎大家出席财新传媒启幕晚宴。今天到场的大部分是老朋友,当然也有不少新朋友。最近一个时期,我知道大家对于我本人,以及我们这个团队从《财经》到财新的转变,都很关心,今天我们终于有机会到上海,跟大家进行专门交流。

其实财新传媒上周已经在北京进行了第一次......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7日 15:58

【一席谈】我在财新传媒启动仪式上说了什么

【一席谈】我在财新传媒启动仪式上说了什么

那天是周四,我们在北京的万达索菲特七层举行启动仪式。财新传媒从去年底就起步了,不过按市场惯例,要正式揭牌得选最佳时机。经营部的同事们认定3月下旬正是这样的日子,选了25日下午。仪式从三点半开始。我讲了些想法,辑录在此。网上也有视频,有兴趣的可以参看。前路漫漫,往前走吧。

————

我们的团队在奋斗十年之后,今天携手新老朋友,迎来了财新传媒新的扬帆启航。十载财经,察微知著,激浊扬清。在新的媒体平台上,我们想要做些什么?我们已经做了什么?我们还有什么样的愿景?希望今天借此机会,与大家分享。

我们想做什么?首先是继承,延续财经新闻人的追求。......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4日 21:32

【一席谈】我的第一篇思享家日志

财新思享家开通了,大家邀我,今天刚登陆。写了第一篇日志。转录在此,希望到思享家游览一番。已经意识到,有趣的“思享家”与其他事情,例如写博、读书、写稿、甚至思考,还是挺有冲突而且挺占时间的。希望慢慢好起来,渐次理顺,而且总是跟着时代。

******

财新传媒要做全媒体,需要思想,需要灵魂.我照例请教丁丁. 他说一直在关注这话题, 我强求, 他思之再四, 遂写来一段话, 顿开我之茅塞. 存录在此, 以求思想的共享-----     

全媒体时代,个人被无数可能的信息来源包围,一方面享有“信息自由”,另一方面陷入“信息风险”---我们从博弈理论可以得到的一个命题是:知道得多,未必有利。信息风险的另一形式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12日 09:39

【一席谈】在阿布扎比听默多克谈《阿凡达》及其他

79岁的默多克走上台。会场掌声雷动。

这是2010年3月9日,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有些意思,在阿布扎比的兄弟酋长国迪拜成功举办了六届地区传媒论坛之后,“哥哥”也热情洋溢地出场了,发起了以阿布扎比为基地的传媒峰会。峰会由一家极有经验的瑞士公司协助策划组织,相当成功。标志之一就是于开幕之际,请到默多克乘专机前来演讲。

正是这个世界上传统媒体行业生存艰难的时候。仅去年一年,就有三万名美国编辑记者失去工作。传统媒体如何转型?未来的赢利模式到底是什么?宽带、手机终端和社区网站将给传媒业带来什么前景?讨论可能很激动也很茫然。所以,人们期望看到成功者。

在这种期盼之下,默多克当然值得......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3日 17:36

【一席谈】在达沃斯提问李克强

比预定的11时要早些,会场外已经挤满了人。

达沃斯会议中心区的Parsenn/Pischa会场不大,仅可容两三百人。讲台不高,摆了两把沙发椅,椅侧有茶几。沙发椅后面,又各有一把椅子。

这一切,是为了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到来。上午11时许,李克强在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等中国官员陪下走进会场,径直上台落座左侧。与他对坐的是会议主持人、路透社总编辑史进德。李、史身后,两位现场翻译翻译落座。

按此次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公布的日程,这位55岁的中国常务副总理下午3时许将在大会场进行公开演讲。此前,大会特意安排他与论坛“国际商务委员会”(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uncil, IBC)成员们的会见,论坛“国际媒体委员会......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2日 09:24

【一席谈】在达沃斯参加索罗斯的午餐会

近来与索罗斯有两次谋面,一次是去年10月,在伊斯坦布尔的世行与IMF年会上,我参加IMF总干事卡恩举办的一个闭门研讨会,他也去了。我不善认人,但他的相貌好记,和照片上无异,只是鼻子上贴了一块小胶布,可能是受了轻伤。会前过去聊了一会儿。记得我问他对世界经济形势怎么看,他说他不看好美国,但看好中国。还说,他喜欢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的SDR(特别提款权)这个主意。

这次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启幕次日,他在小镇上的SEEHOLF酒店举办了一个午餐会。我去参加时才发现,数十桌客人多为媒体人,许多熟人都是年余未见,一一打招呼。见到这位年届80的“金融大鳄”依然精神矍烁,而且鼻子上不再有胶布。

索罗斯先发表演......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25日 15:53

【一席谈】气候变化题材的投资价值

当地时间六时许,抵达哥本哈根。这里原来是细雨霏霏。司机Blandy告诉我们,12月哥本哈根原本是多雨的,下雪多在1月到2月。

“至少过去五六年里,哥本哈根每年的雪季超不过四周。”他说。而我后来很快就发现,在丹麦,许多人都是这样的气候觉醒者。

这是在COP15大会前夕,12月4日,丹麦最大的养老基金决定举办一个“非商业性的私人活动”,请世界各地的机构投资人讨论气候变化中的“投资机会”。请的人不少,发言人的分量也足够重,不过没有中国人。我想一定是因为COP15前夕,国内懂行的专家都太忙,他们请了我,作为中国人,来做会议的主旨发言人之一。我想感受一下这个历史性会议的气氛,没机会,提前感受一下也好。就勉强接了下......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8日 10:57

【一席谈】危机之前,财经媒体去哪儿了?

我这次去迪拜参加“阿拉伯传媒论坛”,就是要去与各国同行讨论这个问题。

会议的举办地,是迪拜著名棕榈人工岛上的Atlantic Palm酒店&会议中心。迪拜立志成为中东地区的服务业中心,其中就包括有意成为传媒产业的带头人。为此,一座集中了媒体产业的“媒体城”拔地而起,由迪拜新闻俱乐部组织的“阿拉伯传媒论坛”也是年年召开,今年已经是第八届。传媒论坛的范围在不断扩大,发言人开始面向全球来选择、邀请,发言主题也重视兼顾地区性和全球性话题。

“危机之前,财经媒体去哪儿了?”就是一个全球性话题。阿拉伯媒体论坛的组织者在日程中提出:

    全球金融危机把市场和众多金融机构带入深渊,事前却毫无警示。媒体去......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9日 17:10

【一席谈】Stiglitz:寒舍晚餐上谈“不对称”

【一席谈】Stiglitz:寒舍晚餐上谈“不对称”

和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会面是3月间一个周三的晚上,在新光天地一家俱乐部“中国会”,餐馆叫“寒舍”,英文My Humble House。哥伦比亚大学校董Savio W. Tung致开幕词时特别强调,之所以选择那里,是因为humble的说法。

当然,事实上,这地方是一种新派的典雅型豪华,灯光晦暗不明,地面高低错落,让不熟悉的人走路都得小心,仅那装修,就与humble毫不相干。

寒舍不寒,还因其罕有的兴旺。“中国会”前就是人流不息的。上二楼,出电梯,未及跨入餐厅,已经遇到好几个好久不见的名人,包括中央电视台名角王利芬,不过,他们不参加我这个活动,是另几拨。

我这拨规模也远比想像得大。说是哥伦比亚大学校长Lee C. Boll......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2日 12:48

【一席谈】周小川谈“碳捕获”之深意

去年12月13日那天是个周六,下午六时许,开了两天整的《财经》年会将近结束。会场上七八百名听众殷殷以待,央行行长周小川将进行闭幕演讲。这一节由我主持。

后来,在20多分钟的演讲中,周小川的主题是如何用金融支持创新与升级换代,结尾的时候,他宣布了自己的演讲题目:“扩大内需、升级换代、关注气候、支持减排”。

当时,颇有一些想当场获得特殊“信息”的听众,对此演讲感到失望;特别是听到周小川不厌其详地谈论“碳捕获”(CCS技术,即carbon capture storage),更难以理解其意味。而因为时地限制,我虽为主持人也不可能当场谈太多。其实,只要对“碳捕获”的背景有所了解,对周小川讲话的深意是不难理解的。

先摘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