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文章归档 > 2009年四月
2009年04月25日 09:11

【财经观察】莫让“回暖”遮望眼

继续以信贷大扩张的方式疗经济之伤显然并非上策,更多地考虑长期行为,才是危机中求生存、谋发展之道

随着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国人尽可听到一派“经济回暖”之赞。从夏日常在的海南博鳌,到春意盎然的京城,热烈的肯定压倒了冷峻的质疑,“中国率先复苏”的兴奋感浸染着政商学界,仿佛危机已离中国而去。我们对这种乐观情绪断难苟同,深以为“回暖”只是现象不是实质,只可观望不可夸大;尽管信心仍在,我们以为,在当前,基于现实的忧患之心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应当看到,当前的经济状况只是“回暖”为表,冷热不均为实。

从宏观指标看,有经济刺激计划在先,近来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持续上升,汽车和房地产市场......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9日 17:10

【一席谈】Stiglitz:寒舍晚餐上谈“不对称”

【一席谈】Stiglitz:寒舍晚餐上谈“不对称”

和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会面是3月间一个周三的晚上,在新光天地一家俱乐部“中国会”,餐馆叫“寒舍”,英文My Humble House。哥伦比亚大学校董Savio W. Tung致开幕词时特别强调,之所以选择那里,是因为humble的说法。

当然,事实上,这地方是一种新派的典雅型豪华,灯光晦暗不明,地面高低错落,让不熟悉的人走路都得小心,仅那装修,就与humble毫不相干。

寒舍不寒,还因其罕有的兴旺。“中国会”前就是人流不息的。上二楼,出电梯,未及跨入餐厅,已经遇到好几个好久不见的名人,包括中央电视台名角王利芬,不过,他们不参加我这个活动,是另几拨。

我这拨规模也远比想像得大。说是哥伦比亚大学校长Lee C. Boll......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2日 12:48

【一席谈】周小川谈“碳捕获”之深意

去年12月13日那天是个周六,下午六时许,开了两天整的《财经》年会将近结束。会场上七八百名听众殷殷以待,央行行长周小川将进行闭幕演讲。这一节由我主持。

后来,在20多分钟的演讲中,周小川的主题是如何用金融支持创新与升级换代,结尾的时候,他宣布了自己的演讲题目:“扩大内需、升级换代、关注气候、支持减排”。

当时,颇有一些想当场获得特殊“信息”的听众,对此演讲感到失望;特别是听到周小川不厌其详地谈论“碳捕获”(CCS技术,即carbon capture storage),更难以理解其意味。而因为时地限制,我虽为主持人也不可能当场谈太多。其实,只要对“碳捕获”的背景有所了解,对周小川讲话的深意是不难理解的。

先摘录......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11日 01:40

【财经观察】务实看医改

【财经观察】务实看医改

“新医改方案”提供的医疗服务与保障不会是“普及公费医疗”,也不会是“全民大包干” 

春城无处不飞花的时节,“新医改方案”终于公之于众。这套国人翘首经年的方案包括两份文件,一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一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年)》(下称《方案》),共计2万余字,可称既具纲领性又有操作性,舆论反应相当积极。

我们为“新医改方案”出台感到欣喜和欣慰,但同时认为,需要强调对于医改期待的理性态度。须知,人的就医机会与权利,涉及生与死,是很容易情......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04日 12:35

【鸿爪录】为曹仁超先生《论势》作序

【鸿爪录】为曹仁超先生《论势》作序
曹仁超先生近照

像多数人一样,我和曹仁超(志明)先生相识,始于读他的《信报》专栏文章。当时,我在香港工作,不懂广东话,学习方法便是每天读仁超先生的官白专栏,凡有方言僻字一概标出,有如学习外文。后来,因为香港人普通话日益精进,我的广东话进步极有限,虽然渐次有了机会与仁超先生常谋面,却始终不能痛畅交流,引为憾事,但他的文章我总是可以读了,而且,读后总是获益匪浅。

仁超先生写专栏不同于一般新闻人,持的是“投资人身份”。不过,这个投资人又大异于一般投资人,因为他重在以散户身份著文、投资。自1......

阅读全文>>
2009年04月01日 10:19

【鸿爪录】两位下野政治家

上周我先后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与德国前总理施罗德谋面,两人风格迥异。岂止风格……

周五(3月24日)晚宴前,德国驻华大使官邸的鸡尾酒厅里,十几名客人持杯站着,三五成群地聊着天。格哈德•施罗德端了一杯果汁,在和一个德国企业家闲着。我走过去,有大使介绍,他微笑着和我握了握手,互换名片,接着我们便聊起来。

这位65岁的德国前总理中等身材,背略有些弯,脸上透着谦让和随和,并不像当年的官方照片上那样显得神情坚毅。他乐呵呵地和我聊着这次中国之行——如何去了上海又来北京,还准备周末直接飞越南河内,因为同行的荣格先生要到河内庆祝自己60岁生日而兴奋。荣格是瑞士荣格出版集团的老板,而施罗德退休以后就成了荣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