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舒立 > 文章归档 > 2009年三月
2009年03月29日 10:36

【一席谈】听布莱尔和楼继伟等聊世界经济(下)

(三)怕中国什么?
(续前)

布莱尔:现在很多国家一方面希望得到中国的投资,另一方面又对中国的投资有一定的恐惧。随着形势越来越严峻,各国需要外资的渴望将会超过他们的恐惧。

Mark:现在世界对中国的投资害怕,到底怕什么?

布莱尔:人们觉得中国和世界绝大部分国家毕竟是不同的,这就跟在80年代的日本一样。但只要有正确的策略,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比如,中铝收购力拓。如果你办法对了,就会有很多人支持这项交易;如果突然出现,人们就吓着了。另外,老实说,如果情况更糟,人们就需要更多的投资。

比如80年代,日本要在英格兰北部筹建汽车生产。当时英格兰失业率高,以为这一计划会受......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8日 09:46

【财经观察】警惕“隐性贸易保护主义”

世人对即将于4月2日举行的20国集团伦敦峰会(G29)充满期待。在全球经济持续下滑的情况下,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声音变得空前强烈,料将成为峰会的主基调,但并不能因此而盲目乐观。我们认为,当前,应重点关注和反对种种花样翻新的“隐性保护主义”行为。

自由贸易是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贸易保护主义只能使危机中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这些已是常识。实际上,全球所有主要经济体都是自由贸易的受益者,无论是在经济刺激法案中加入软化版“购买美国货”条款的美国,还是过去30年来经历沧桑巨变的最大发展中国家中国,抑或同被归入“金砖四国”的印度和巴西,乃至在农业补贴上力度最甚的法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会公开支持......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7日 17:32

【一席谈】听布莱尔和楼继伟等人聊世界经济 (上)

本周,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访华,我有机会在周二(3月24日)参加了一个宴请他的私人晚宴。席间有中国投资公司董事长楼继伟、著名经济学家高尚全、商界人士Mark Pu等一干人。其中,楼继伟和高尚全坐在布莱尔两侧,众人聊得甚欢。特辑其要如下:

(一)G20峰会
     布莱尔: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可喜的是欧洲、美国和中国的政府都愿意动员一切力量,使经济回到正轨,但是挑战依旧严峻。无论在政治、经济、还是学术方面,就我个人经历而言,是最具有挑战性的历史时期。我认为,即将在伦敦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非常重要,我认为会议有三个主要任务:

首先,如何拯救金融系统?......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5日 10:05

【一席谈】金立群翻译“不折腾”

新年过后的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DC),麻省大道1775号,布鲁金斯学会所在地。《财经》年会“战略与预测”已经是第二年在此举办“海外分场”,主会场和两个同步转播的分会场都挤满了听众。

下午晚些时候,会议进入最后一节讨论,听众与讲者交流很热烈。突然,有个提问者点名问台上的中国经济学家许小年博士:“你刚才谈到了深化改革和放松管制。我想请教,中国观察家都注意到胡锦涛主席在最近的讲话中提出三个字‘不折腾’。这个词的概念非常简单也非常复杂,你说这三个字该怎么翻译?”

众所周知,此前数周的2008年12月18日,胡锦涛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的演讲中首次提出“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如何翻译“不折腾”就成了......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3日 11:10

【一席谈】林行止的“办报观”

【一席谈】林行止的“办报观”

我和林行止先生有些交往,始于前些年请他给《财经》写专栏。知道林先生并不长于电脑,我们的信件往还都是手写再传真。因为他是竖排,我便也竖排;因为他写繁体,我便也写繁体。后来两次去香港,都约了与他见面,都是他和夫人骆友梅一起请我吃午餐,席间也谈了不少。

后来林先生太忙——为心爱的《信报》继续笔耕,无暇为我们再写作了,但我们的联系还在。最近的一次,两三年前,得知《信报》将出手,我写信希望能够约他进行一次正式访谈。林先生一手主办这家香港最受尊敬的报纸20多年,我想他的“办报哲学”是应当记录的。

林先生客气地拒绝了,说他“不喜接受采访”。不过,他回信还是谈了一些办报心得,话不多,却始终刻在我的心......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4日 11:06

【财经观察】预算透明:“阳光财政”一束光

全球经济危机下的中国“两会”格外引人关注,重心之一便是预算草案的审议。今年“阳光财政”的呼声空前高亢,有人大代表散发了对31个省级财政透明度的评分和排序,舆论也对此热切鼓与呼。这些均为可喜之事。

应该承认,今年政府提交全国人大的预算案,较之往昔确有进步。与同为危机之年的1999年相比,预算案文本字数从8000余字增加了1倍余,达到1.9万余字,信息充分了许多;较之上年,今年的预算报告有了更多的图表及名词解释,有助于代表、委员和公众准确理解。更重要的是,向全国人大报送部门预算的中央部门从51家增至95家(含人民银行),已经占到168家中央部门编制预算的半数以上,其支出说明部分也较前详细。

今年的政府预算......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3日 14:35

【一席谈】丁丁和我们

可以毫无保留地说,汪丁丁是我最喜欢和佩服的学者之一,是真知识分子。他是《财经》的学术顾问,和我们的编辑记者算是亦师亦友,友居多,特别是因为他时常像个大孩子;师为实,因为《财经》从早年即受他的思想影响很深。他前些年侨居夏威夷时,一年回国数月,几乎就是驻扎在《财经》;这些年他人回来我们接触反而不太频密了,但有要事必与之求教,有想法必与之交流,关键时刻有许多困惑还是得益于他的指教、提醒和帮助。

丁丁和我们的故事太多,讲不完。只觉得他最近的一席话,特别值得一记。

那是去年12月10日,《财经》年会前夜。我们在北京的RITZ CARLTON酒店举办《财经》十周年的庆祝活动之一——“《财经》丛书”首发式,一个......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1日 22:47

【一席谈】与石宗源吃午餐聊上网

昨天是“两会”第八天(人大召开第六天)。中午,在人大贵州代表团下榻的职工之家饭店,有机会和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共进午餐。席间聊了很多,其中,谈到了他的上网习惯。

原来,这位前新闻出版总署署长也是“热心网民”。交谈中得知,石书记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上网。他七点半左右开机,“开机的时间也不耽误,干些杂事,”然后上网阅读。

他早晨上网约一小时,最常上的是人民网、新华网和新浪。开机后,一般先上人民网,除了浏览要闻,“地方领导留言版”这个栏目是不会落下的,看对自己有什么留言。不少留言只有IP地址,无法联系。遇有重要留言留有地址,他就当场打印下来,根据情况做出批示处理。

“我不在网上直接......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4日 17:31

【财经观察】着眼于经济复苏的质量

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两会”召开在即。一年一度的“两会”之春总能给人带来无限憧憬,或因此,兼其他,我们近来听到许多关于经济形势的乐观声调。例如,有人士断言,自“4万亿”刺激计划启动,中国经济最危急的阶段已经过去,今年重拾升势不成问题;还有一种观点颇为流行:中国的地方、企业和民间充满了发展冲力,只要宏观政策宽松,上升之势不可挡。迅猛增加的信贷,看上去热闹的股市,一时回升的钢价,似乎也都在支持这种昂扬之气。

然而,我们对此乐观判断难以赞同,对经济形势仍深存忧患之心。

应当承认,相比其他深陷危机的经济体,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强大的政府财政实力、相对健康的金融体系和较为充沛的流动性,以及较低......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4日 10:06

【列国志】大震荡改革(下)

20年前发生在新西兰的那场翻天覆地的经济变革,对于正在改革道路上苦苦探索的后来人——无论处在哪一个经济体,都值得回味和思量

农业:死地后生

在新西兰访问的时候与当地人交谈,许多人喜欢谈农业。有人自豪,有人沮丧。自豪者总是说同一个主题:新西兰农业是没有政府补贴的,因此非常有竞争力。新西兰农民很了不起!沮丧者则说,当农民很难,日子不好过。

例如我们在昆士敦的导游查里,高大英俊、做事认真,但严肃有余几乎不像个导游。细问才知道,他过去是农民或叫农场主,有2000多只羊,几十公顷地。不过做农民这些年太难了,利息高,而且因为新西兰元升值出口收益减少。查里说“年回报只有2%”。无奈,他卖掉了农场,......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3日 15:45

【列国志】大震荡改革(中)

新西兰的改革战略系属公认的“大震荡”模式,主要重大改革在1984年至1991年八年间全面铺开,基本完成

“不情愿的革命者”

2005年8月,当63岁的戴维·朗伊因为肾病死于奥克兰一家医院时,新西兰电视台重播了一年前为纪念新西兰改革20周年所拍摄的电视文献片。这部长达110分钟的电视片以朗伊和他领导的新西兰改革为主题,题为“不情愿的革命者”(reluctant revolutionary)——一如马丁·路德·金对自己的注解。

1984年7月朗伊当选总理时,只有41岁,是新西兰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被历史突如其来地推上舞台之后,朗伊和他的政党并没有想到,刚接手的政府正面对一个巨大的黑洞:仅仅为应对外汇挤兑,就已经消耗了当时新西兰GDP......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3日 11:02

【列国志】大震荡改革(上)

早在上世纪初,新西兰就赢得了“社会实验室”的声誉。而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经济改革,再度丰富了这个“实验室”的内涵

新西兰政府“鸟巢大楼”(左)和议会

双重实验室

5月3日下午,第一站就是财政部。汽车停在一座不起眼的乳白色小楼前,我有些迟疑地走下来,一边眺望着附近的鸟巢型政府大楼,一边心中猜测财政部之所在,陪同我们的大卫说“已经到了”,然后径直走进去。进楼拐弯后,只见走廊上一幅幅装帧讲究的人像照片,前任和现任财长们神情肃穆依次排开,我才开始意识到,我们真的到了新西兰最重要的政府部门之一——财政部。

新西兰财政部的历史和《威坦哲条约》(1840年)一样长。不过当年的财政部人数寥寥,仅......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2日 16:30

【列国志】印象毛利(下)

【列国志】印象毛利(下)
[/url]
新西兰国家博物馆展出的毛利人住宅装饰
 

新西兰国家博物馆展出的毛利人住宅模型

维权:土地和渔权

在奥克兰漫游时,我们的汽车驶在一座傍海的山丘上,山顶上近望绿茵如毯,远眺海景似烟,有不少当地人坐在草坪或长椅上休憩。大卫指着那一大片土地说,这片土地属于当地的毛利部落。毛利人经过十余年的诉讼,通过威坦哲特别法庭裁定拿回了这块地的所有权。“但他们立即把这块地送给了奥克兰市,就是现在的这个城市公园。”他说,“他们只是要个说法,政府历史上错了,必须给他们赔偿。”

司法调查的过程总是......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2日 09:30

【列国志】“公司出租车”模式

【列国志】“公司出租车”模式

新西兰人常以本国小企业发达为自豪。其实发达的小企业需要经营模式创新,“公司出租车”既是例证

刚下飞机,就可以感觉到昆士敦那种浓郁的秋色。四周的树,近在街边的,远在山麓的,都染上了颜色,一团团的深红、金黄、墨绿,交织交映,让人赞叹小城的美色果然名不虚传。

“我叫查尔斯,欢迎来到昆士敦。”一如以往,接我们的司机穿镶金条的深色制服,举黑框白底的标牌,彬彬有礼地与我们握手,然后热情地接过了我们的行李。

32岁的查尔斯驾驶的出租车,叫“公司出租车”(Corporate Cab)。在新西兰的其他主要城市奥克兰、惠灵顿、基督城访问,我们一直由这家提供豪华车服务的公司负责机场接送。“公司出租车”,统一......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2日 09:28

【列国志】印象毛利(上)

【列国志】印象毛利(上)

“长白云之乡”

可能许多中国人都并不知道,新西兰的全名叫Aotearoa New Zealand,或称Aotearoa/New Zealand。在这里“Aotearoa”可称毛利人对新西兰的称呼。

不过在新西兰,Aotearoa一词经常挂在人们嘴边。大卫喜欢讲Aotearoa的含义,教我们如何发这个音,还尽情想像着800多年前,南太平洋波利希尼亚群岛的土著毛利人如何辨风析月,劈波斩浪,在茫茫大海中发现新西兰这座大岛的情形。

“他们远远地看到这片土地,上面是一朵朵硕大的白云,所以叫Aotearoa,意思是长白云之乡。”大卫说,“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毛利人是如何驾船来到这里的,根据测算,这需要一个多月,这肯定是航海史上的奇迹!”

大卫全名叫大卫?霍普,......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2日 09:25

【列国志】“女人统治男人”

【列国志】“女人统治男人”

今年4月27日至5月8日,应新西兰外交部邀请,《财经》杂志主编胡舒立作为《财经》特派记者,访问了大洋洲这个著名的岛国。期间,既与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议长玛格里特·威尔逊等政界要人晤谈,也尽沐岛国民风,广泛接触了新西兰不同领域和阶层的官员与市民;回国前后,在新闻报道之余,整理出一组色彩多样的新西兰印象记。

玛格里特·威尔逊

新西兰的现任总理与国会议长均为女性。现在的国会议员中,女性席位占到32%。

拜会了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之后,再见女议长玛格里特·威尔逊会觉得有些吃惊。57岁的克拉克身材高大,声音低沉,给人名符其实的“女强人”之感。而威尔逊个子矮小,银发萧然,面容亲切,乍......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2日 09:21

【财经观察】以对内开放回应外资撤离

酷寒骤至,外资抛售中资银行股份的消息接踵而来。市场上事前曾出现“中资不允外资撤资”之谣传;然而,李嘉诚基金、美国银行、瑞银集团、苏格兰皇家银行,或大手笔减持,或全线撤离,很快成为事实,其投资收益在冷市中令人眼热,国内舆论遂一片哗然。当前,确实可以听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讥评不断,“国有银行贱卖论”再起,也可见到相应的争辩和理性分析。

不过,我们以为,改革决策者除了对外资退出的“正常交易表示理解”,其回应不可止于对过去若干年来银行业改革成果的维护和认可。应当看到,如果全球金融形势保持当前态势,中资商业银行将在2009年内迎来境外战略投资的减持高峰期。这将意味着此前五年如火如荼的金融全球化......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2日 09:21

【财经观察】规范房地产市场“看得见的手”

房地产市场下滑及其连锁反应,成为近期中国经济局势的重要看点。在宏观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加剧之时,政府究竟应当做些什么?是否应对房地产业的周期性调整施加政策干预?时至今日,在政府和市场间,中央与地方政府间,乃至地方政府之间,不仅分歧仍未消弭,反有加剧之势。

政府层面存有分歧,主要在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对房地产市场有不同的利益关系和政策目标。中央政府关注房地产周期性调整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担心相关产业链生产的萎缩对宏观经济的负面影响;而地方政府的忧虑则集中于地价跌落、房地产投资下滑和相关税收损失。市场中的分歧源于房地产企业与消费者的博弈,一方面,一些房地产企业继续对“政府拯救楼市”心存侥幸,......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2日 09:20

【财经观察】在危局中寻求机遇

爆竹声中,世界走进2009年。年度节庆笼罩在世界金融危机、经济衰退的愁云惨雾之中,但以欢乐之心辞旧迎新仍是主基调。纵使危机中受灾最重、国家破产、全民遭殃的冰岛,也依靠中国爆竹出口厂商的慷慨赊欠,以冰岛人最为酷爱的、遍及全国的大型烟花表演度过了节日之夜,足见人类坚强乐观的本色。

不过,站在新一年的门槛上,就必须面对现实,抚今追昔。两年前河清海晏、经济繁盛,我们在新年之际写过“盛世危言”,那时,“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而今回首恍如隔世,当前已是“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在时世艰难之时,最难得的莫过于洞见自己能够掌握的危中之机。

获得洞见必须理解危机之由。我们面对的这场金融灾难,虽始于华......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2日 09:20

【财经观察】“三农”首重民生

农历春节假期刚过,新华社就播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2009年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的若干意见》。这是从2004年起,连续第六个涉农的中央“一号文件”。自1978年底改革开放以来,已经有11个“一号文件”锁定“三农”,足见在中国改革进程中解决“三农”问题之重、之难。

今年“一号文件”出台的背景,较往年更为复杂。世界经济已陷入一场既深且广的衰退之中。在工业化国家“去杠杆化”的大趋势下,中国和亚洲国家依靠外需形成的高增长难以为继。在中国国内,短期经济维稳需要与中长期的结构调整压力相叠加,农民工就业困难和农民收入持续提高的困难相缠绕,政府干预与市场调节的力量相交汇。中国特色的“三农”问题,也因之面临......

阅读全文>>